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恋童恶魔1 > 详细内容

恋童恶魔1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忧伤的歌  阅读:205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恋童恶魔1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恋童癖”是以儿童为对象获得性满足的一种性变态,它主要表现在爱恋儿童,留恋童年时代。对儿童表示关注,本是人的一种普遍行为,其心理也是无可指责的;但这种行为和心理如果超过了一定的限度,作为一种观念在头脑中固定下来并控制人的行为,便成了恋童癖患者。

  毛杰40多岁,在一家俱乐部做清洁工。在领导和同事的眼里,他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不善言谈的人。但其实,他是一名恋童癖患者。他很小的时候,父母离了婚,这件事在他内心深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因为性格内向,不善与异性交往,毛杰一直都过着单身汉的日子,长期的郁闷、压抑导致了他心灵和人格的扭曲 ,他饥渴的内心在蠢蠢欲动,但是一直得不到发泄,于是他便把魔爪伸向了小孩子。

  那一天,毛杰所在的俱乐部举行了一个盛大的狂欢派对,来的人很多。毛杰忙前忙后的打扫卫生,好不容易才收拾完。毛杰累极了,他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拿起卫生工具,准备回屋休息。

  “伯伯,请问你们这里有游戏机可以玩吗?毛杰的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清脆而稚嫩的声音。他回头看时。发现身后站着一个5,,6岁大小的小男孩。小男孩长得白净极了,虎头虎脑的,,非常可爱。毛杰盯着男孩看了好久,他内心深处的阴暗逐渐侵蚀到他的大脑里。一个邪恶而大胆的想法瞬间在他脑海里形成。毛杰狡黠地笑了笑:“有啊,伯伯那里就有。你跟伯伯一起去玩好吗?

  “好啊,谢谢伯伯。小男孩开心的笑了,但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毛杰脸上匆匆掠过的邪恶笑容。于是毛杰走过来拉住了小男孩的手,走了。

  但是,毛杰没有把小男孩领到玩游戏的地方,而是把他带到了偏僻阴暗的工具间。进了工具间以后,毛杰立刻将门反锁,这里隔音效果很好,自己干什么事都不会被人发现。

  “伯伯,这里怎么这么黑啊?游戏机在哪里?小男孩好像有些害怕地问道。

  毛杰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笑嘻嘻的说:“这里没有游戏机,只有我们俩。小朋友,你这么可爱,让伯伯亲亲你吧。说完,毛杰地一把抓住小男孩,脱下了他的裤子。开始玩弄起他的生殖器来。

  见刚才还慈眉善目的伯伯一下子变了模样,还对自己干这种变态下流的事。小男孩吓坏了,他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叫:“你是大坏蛋,我要让我妈妈报警抓你!

  一看小男孩说要报警,毛杰心里一惊,自己猥亵儿童的事如果一旦传出去,不但单位会开除自己,而且还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想到这里,毛杰突然害怕起来,他一把将小男孩摁倒在地,一只手捂着他的口鼻,另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我让你报警,让你再报警。

  毛杰死死地压住了小男孩,小男孩在地上挣扎了片刻,便不动了。毛杰抬起身子,摸了下孩子的口鼻,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男孩已经停止了呼吸。毛杰非常恐惧,自己杀人了,杀人了!如果被警察知道,自己必定会被判死刑的。毛杰蹲在地下想了半天,决定赶紧把尸体处理掉,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了。毛杰从工具间里拖出一个绿色的大垃圾桶。把小男孩的衣裤,鞋子剥掉,将尸体用麻袋装好,丢进了垃圾桶。随后毛杰推着垃圾桶出了工具间,把垃圾连同小男孩的尸体倒在了路边的公共垃圾池里。因为一会儿就会有垃圾车把这些垃圾装走,送到郊外的垃圾场进行填埋。之后,毛杰烧掉了小男孩的衣裤和鞋子。处理完一切后,他满意的笑了笑,认为这下是天衣无缝了。

  派对结束后,小男孩的妈妈发现小男孩不见了,急得到处寻找。却始终没有看见自己孩子的影子。于是她报了警。但是警察经过现场侦查,发现俱乐部1-2楼的监控探头是坏的,根本无从查起。于是他们就先带着小男孩的妈妈到了警察局做笔录。

  一连过了一个多月,都没有任何风吹草动,毛杰这下真的放心了,自己猥亵杀害小男孩的事情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他一如既往的在单位干着平淡的工作,身边的人们也没有在意他,怀疑他。

  不知不觉地过了半年时间。一天,轮到毛杰值夜班,他把室外的垃圾倒掉后,准备把工具放回工具间。忽然,他听见漆黑的工具间有响动。咦,奇了怪了,这么晚了,人都走了,而且工具间平时都是上着锁的,怎么会有声音呢。

  毛杰把工具放在走廊边,打着手电,充满疑惑地打开了工具间的门,毛杰缓缓地走了进去,用手电筒往里一照,打了一个寒颤,一个小小的男孩背对着自己,站在工具间的角落里。

  毛杰松了口气,大概是自己白天不注意的时候,这小男孩跑进去被锁在里面了。呵呵,这下又送上门一个猎物。于是他狞笑着走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小男孩。可是,当小男孩回过头来,眼睛和毛杰对视之后,毛杰立刻感觉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凉透了,这个小男孩,正是半年前在工具间被杀死的男孩。他面色苍白,双眼冷冷地盯着毛杰,呵呵地笑着。

  毛杰吓得一把松开了手,他哆哆嗦嗦地跑出了工具间,不料脚下一滑,一屁股摔在了地上。他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身体怎么也不听自己的使唤。

  小男孩慢慢的从工具间走了出来,他诡异的笑着说:“伯伯,你不是说要带我玩游戏机吗?走吧,我们去玩吧!说着伸出了苍白的小手,搭在了毛杰的肩上。

  毛杰惊慌失措地说:“不,不要,我不是故意杀你的,放过我,放过我!

  小男孩慢慢低下头:“没事的,叔叔,跟我到地狱玩吧,那里有好多好多的游戏机,来吧,来吧,说完,小男孩张开嘴,露出满嘴的獠牙,一口咬在了毛杰的脖子上,咬了好久。毛杰抽搐了几下,就缓缓的倒在了地上,死掉了。

  小男孩笑着看了看毛杰的尸体后,化成了一阵诡异的青烟,顺着走廊的窗户飘了出去,瞬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第二天,人们在工具间外的走廊里发现了毛杰的尸体,他身上的血液全都被吸干了。没有人知道是谁做的,真相恐怕只有已经下了地狱的毛杰知道吧。

  作者寄语:不要以为这是我随意杜撰,这是有真实案例可以借鉴的。像毛杰这样的人也许就藏在我们的身边。小心防范!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