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鬼话闲聊之水火难容 > 详细内容

鬼话闲聊之水火难容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这个冬天不冷  阅读:17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鬼话闲聊之水火难容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琴声戈然而止,一道白影翩然而落。

  “可伤着了?”清脆悦耳的声音如同刚才的琴声。

  乐凡羽摇摇头,却在看清来人时失了神。

  他一袭白衣胜雪,俊隽出尘间眉目如画。清冷如云的气质,恰似瑶池升起的晨雾,飘渺朦胧的笑意让幼小的她心间一动。

  她虽只有十岁,但心智已成熟,如果按人间的年龄已有一万来岁,不过对于神仙来说,一万岁只是个孩子。

  他将她扶起,一股柔柔的暗香由他身上逸出,不时让她忘了迷路的焦虑。

  “你的琴弹得真好,能不能教教我!”她望着他笑盈盈地说。

  男人垂眸静立,摇头道:“本尊尚没有收徒打算!既然你的脚无事,就请离开!”

  她没想到这个美得如同画中走出的男人,说出来的话竟是如此冰冷。

  不过她不死心,攥住男人的一角衣袍道:“我已无处可去,上仙可否收我为徒!”

  他望着胆大的她,却没有拂开,只是暗中施法探觉她的来历,见她一身仙骨凌凌,俨然是个刚成仙不久的仙子。

  见她期盼楚楚的目光,他居然不忍回拒,可他早先有言,此生不收一徒,现在怕是要因她打破。

  他踌躇疑惑,许久又对她说:“叫什么?”

  她心中一甜,仿佛见到了最灿烂的一缕晨光,嘟着小唇介绍起自己:“我叫姂瑶,可唤我小姂或小瑶!”

  “那就唤小姂吧!也罢!这九霄风雪是上古神器,你居然寻着它声来此,也算与本尊有缘,本尊就破例收下你这徒弟!”

  “小姂拜见师父!”

  她笑得好开心,能做花木大帝的徒弟这是何等的荣耀,她定会好好珍惜不让他失望。

  之后她便跟着花木大帝修习法术,转眼又是几千年过去,她一天天长大,转眼已有十六岁,正值花季时龄。不知不觉从天真懵懂的少女变得成熟。对自己的师父有种道不明的感情。

  可是她不敢说,她觉得这样是对师父的亵渎,她只想永远陪着他。

  她常常一个人跑去天山采摘雪莲,亲自替花木大帝煲汤。

  虽然两人都是神仙,不需要添食裹腹,但她却乐此不彼,选了些能增长功力的奇花异果来熬烫,有时忙得连修行都忘了。

  花木大帝见她心系旁婺,不得不重新引导。

  “修行之人焉能三心二意!这汤往后就不要煲了!”

  说时挥袖进了书房,将她隔在屋外。

  她一直在屋外徘徊,手里端着刚采摘回尚带着水露的仙果,可是他却大门紧闭不想见她。

  她不知自己错在哪里?渐渐地人也开始消瘦。

  几日后,花木大帝走出书房,对她说,他要出去云游一段时日,让她不要忘记修行,等他回来考她。

  她恋恋不舍,总想跟着他去,但他不许,她不敢忤逆,只能乖乖呆在宫里。却半丝不敢忘记他的教诲,将他教过她的所有心法和剑术一一练熟,想等他回来时,好好露一手。

  转眼半年过去,这日她在殿里习剑,忽闻正殿里一片喧哗,她收起剑,附在殿门外静听,隐约地听宫婢说:“听说天帝已将水露仙子指给了尊上,还让他们择日成婚……”

  “真好!我们玉箫宫终于有女主人了!”另一个宫婢拍手说。

  她耳中陡然响起尖锐啸音,如同成千上万只黑鸟扇动着双翼向她横冲而来,四面只剩下气流的咝咝声,她再也听不见看不到什么。

  她说不出自己有多伤心难受,连扶着殿门的手都在颤抖。

  其中一个宫婢突然瞧见了她,不好意思地垂下头越过她,嘴角却忍不住偷笑起。

  对她这个来路不明的野丫头,她们已经忍了许久,见她明日与花木大帝朝夕相处,她们妒忌的要死,眼下终于看到她失落,岂能不拍手叫好?

  “是师父回来了吗?”她尴尬地不知如何启口,却仍忍不住问起那系牵挂。

  那宫婢回头冲她笑着说:“是尊上回来了!不过水露仙子也来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