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美人制造计(九) > 详细内容

美人制造计(九)

分享到:
关闭
作者:鱼有一颗心仅有七秒情  阅读:6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美人制造计(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映月看到万成向那两个死人行礼,不由得心中一惊,她鼓起胆子问万成。“爸,为什么爷爷奶奶身后支着木棍,他们好像已经……” “你就回来过一次,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吧!” 映月提到的这个事让万成的态度瞬间冰冷,映月也只好悻悻的不说话。说话间,万成已经把映月拉到了一间密室前,为什么说密室?因为除了万成几乎没人能找到这里!万成在墙上轻轻的敲了几下,果不其然,石门随着敲打哄的一声开了。万成示意映月进去,映月忐忑的看了看万成又看了眼密室内里,小心翼翼的进入密室,密室内很黑,不过有些地方接着天窗还是看得到的。屋内陈设都很旧,但桌子上还有一些食物,看上去还没有腐烂,这里……还有人住吗?

  “二十年,二十年了啊……” “谁!”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角落里传出着实把映月吓了一跳。“你来了我就可以自由了,人啊!哈……哈哈……” 映月诧异的就差把下巴从地上捡起来!他看到这个老人慢慢的从黑暗过渡到光明,这只是其次,她诧异的是他身边还拖着一个大酒缸! 不,应该不能说是酒缸,因为里边还放着一个……人!这个就好像汉朝的吕后,把人做成人彘一般泡在坛子里,庆幸酒缸够大,看起来手脚都健全,也没有所谓的挖眼,刮鼻,割舌一般恐怖,待映月看清楚了那老人身后酒坛子里的人时,映月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她条件反射一般的捂住嘴巴以防自己叫出来!因为她看到坛子里养的那个人,正是“自己”!她的瞳孔里充满了恐惧,她看着坛子里的那个女孩,可那女孩连她看也不看,映月确定那女孩是活着的,只是不知道她的精神是否也 “活”着?!

  那位老者看着映月突然笑出了声“别,千万别怕,你要是没这张美人坯,你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哈哈哈……” 映月听得一头雾水,不由得问到:“不……不可能,我……我一直活的很好!” “没有我,你休想说出这话!” 那老者的语气中充满了鄙夷。 “我,我不明白!” “要不是二十年前我帮你做了这个美人胚,你会这么漂亮的活到现在?笑话!如今你已二十,我只要帮你在做一个美人胚,你就可以用一辈子,别多说了,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在做这最后一张胚子我就可以解脱了,哈哈哈哈!”这番话说的如此轻松,可听的映月却心如刀割,映月想起那甄老夫人的句句斟言,断定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她的爷爷! 呵!爷爷?不为甄家出力,为万家为奴为婢,伤害自己的亲孙女……映月越想越气,她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所谓的爷爷揪回甄家为甄老夫人尽孝!! 可……她不能!她还不清楚雨婷的身世,还不懂万家的底细,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她不为报仇,她就想知道真相! 映月想着不由得哭了起来,那道士看着哭起来的映月突然有些不耐烦,“别哭了!只要为你换了皮,我就可以走了!快!” 映月止住泪水哽咽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帮万家?” “只有万家人相信我的本事!且又待我好,我为什么不?” “你连亲情都不顾了?” “顾什么亲情!?自从我儿子死了之后……亲情……哼,我早已是孤家寡人了!” 那道士一边说一边准备这手中的用具。 映月即想又不想说出自己的身世,她试探性的问道:“如果……你儿子还活着,你会不会一直待在甄府?” 那道士听到甄府这两个字时愣了一下,他转过头看着映月幽幽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甄府?” “我不但知道甄府,我还知道甄府是酿酒大户,当年被逐出在外的万家大少爷与甄邚相好,而后害的甄邚自尽,甄万两家之仇不共戴天!”映月像是赌气般几乎说出了她知道到的所有事。她也在赌,她在赌等她说完所有事情她这个道士爷爷会不会回心转意……此时,密室里静的只能听见俩人的呼吸和心跳。那道士放下手中的东西,径直朝映月走去 “说,你还知道什么?” “你先告诉我,你身后这个女孩为什么与我这张脸长的这么像?” “这个……当年以防万一,那夫妇俩抱来的是一对双胞胎,我当年一次就成功了,以防万一所以这个孩子一直是我养着,当年你脸上的那层胚裂过一次,能用到现在已经是奇迹,所以,你必须换新的,否则,你的脸连筋肉都算不上!我这个解释……你满意否?” 映月此时早已泪如雨下,她再也止不住心底的悲伤,她看着坛子里的那个女孩,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亲人,自己的亲人就要受如此残忍的待遇吗?映月忍不住了,一把抱住坛子里的人流哭了起来,那女孩浑身冰冷,毫无知觉,那道士看着这样的场景也是十分诧异,待映月止住了哭声,她搂这缸里的女孩对着道士说:“爷爷,你真的忍心伤害你的孙女?!” 孙女!?那道士有点不知所措:“我儿子死之前没听说过他有孩子,你休的胡言!” “呵…胡言,你把我的脸做成胚换到万家子孙身上……胡言,甄府的老夫人指着那甄邚的画像对我说我与她那祖奶奶一模一样,胡言,甄邚的儿子振兴了甄家酿酒,而甄邚…却在孩子满月后跳井自杀!但她,给我托梦,救我于水火!这些都是胡言之词?!而你,身为甄府的子孙,帮着仇家伤自家血脉!甄霖圣!你好狠啊! ” “啊……你…你放肆!……呵,甄霖圣,这名字已经很多年没人叫过了!”在映月说第一句话的时候甄霖圣都已信了,可甄霖圣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会知道这么多,甄霖圣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可…按理说…你应该是万家的子孙,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甄家的事?” “你还在相信我是万家的人吗?要说这张脸,应该是物归原主!我是被甄邚把脸换回来的,刚开始我还在好奇,为什么甄邚要换皮之后顺便杀了她,现在,我全明白了,世上都是因果报应,甄邚为了让我得知这一切,不惜做这么多事,甄霖圣,你还不清醒吗?” “我…”甄霖圣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一手掩面开始哭起来,映月分不清他的哭是因为忏悔还是作样,不过映月现在只想告诉他这一切之后,能换来那缸里女孩活着,毕竟,她第一次感受到亲人的存在……

  作者寄语:还有看不懂的,提出来,我在留言板给你们一一解答,不过可能进度有点慢,可能很多读者最恼火的就是我更的慢了吧?实在对不起T_T 感觉有点越来越难写了,我想给映月一个好结局,抱歉,我会努力的!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