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拆东墙1 > 详细内容

拆东墙1

分享到:
关闭
作者:乱我心者,今之多烦忧  阅读:77 次  点赞:1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拆东墙1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遇袭

  夜已经深了,但虎丘村东头赵师傅家里还透出灯光,一片诡谲的黑雾悄然飘了过去。

  赵师傅学得一手茅山道术,平常没少为村民驱鬼去灾,但性子孤僻,除了一个不常见的师弟,就只和自己的三个徒弟有来往。

  灯下的赵师傅头发花白,剧烈咳嗽了几下,眉头紧紧皱起来。一旁的年轻人慌忙拿出一支檀香点上,然后端过药碗。

  赵师傅摆摆手,“云东,没事,我这老毛病了。”

  李云东应了一声,接着说:“师父您都病了,可小瑶还没找到,要不我......”

  赵师傅打断道:“已经让你师叔去找了。”

  “陈玉铎?他能找到吗?他也就比我大几岁能有什么本事,再说,小瑶失踪估计和他脱不开关系!”李云东有些不服气。

  赵师傅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一直因为‘拆东墙’只传给玉铎的事情生气,但是……”,他忽又表情凝重,沉声说道:“谁在外面?”

  李云东也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屋里昏黄摇晃的灯光下,他二人的影子时而缩短时而拉长,无力的飘荡着,像一只只饥饿的鬼魂,向他们投来苍白而凌厉的目光。

  李云东定定神,缓步走到门前,用力推开了门,“是谁?!”

  只见在院里立着一个人,脸颊干瘪,面无表情,嘴里却咬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一缕头发,在根部还残留白森森的头皮。看到李云东走出来,这人微微一动,右眼珠竟然整个鼓出了眼眶!要不是密密麻麻的血管连着,恐怕眼珠就要掉到地上了,嘴唇一张一合,机械念叨着:“拆东墙……拆东墙……”。

  李云东张嘴欲呕,与此同时惊呼一声:“行尸?”

  行尸,就是人为豢养的尸体,常与邪术挂钩,为什么这具行尸会出现在这里?

  不等李云东想明白,行尸嚎叫一声,飞扑而来。

  李云东连忙一个翻身躲避,心想先把它引开再说,于是只闪不攻,几个腾挪就出了院子,一直跑到一片偏僻空地上才停下来,转身掏出几张灵符朝行尸扔了过去。

  而行尸也不闪躲,直接伸出手往自己胸口抓去,大片血肉脱落,化成一群飞舞尸虫,溅出点点荧光,直接扑到符纸上,只听嗤嗤声不断,符纸最终化成了灰烬。

  怎么回事?李云东惊呆了。这个行尸怎么这么熟悉自己的法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破掉自己法术的人除了赵师傅,大概也就只有那个陈玉铎了,难道……

  就在李云东惊异之际,胸口不偏不倚中了行尸一拳,登时踉跄后退几步,眼前一黑一股腥甜之气涌上来。

  行尸面目狰狞,又大步朝李云东跑来,李云东急中生智,抽出桃木剑刺了出去。

  桃木一向能克制鬼物,行尸中了一剑,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叫声,与此同时身上掉下一个玉佩。

  李云东眼尖,看清后惊呼一声:“小瑶的玉佩!”

  现身

  刘瑶是赵师傅的第三个徒弟,也是唯一的女徒弟,和李云东关系最好,可是几个月之前莫名失踪了,更奇怪的是赵师傅一直不让李云东去找。

  现在李云东看到了刘瑶的玉佩,心中五味杂陈,玉佩怎么会在行尸身上?莫非……

  可是现在没有思考时间,行尸双眼赤红,又朝李云东攻了过来,现在李云东已经束手无策,刚要挣扎起身跟它拼了,就看到一阵黑雾飘然而至。

  黑雾慢慢消散,一个女孩走了出来,神情严肃地快速做出几个繁复的手势,嘴里念念有词:“分魂散魄针,起!”

  只见那女孩的纤纤十指分别从指尖处开始渗出血珠,然后从血珠里慢慢长出一根幽蓝色的针,同时四周一阵灰雾血气弥漫,极其诡异。

  李云东不自觉看呆了,女孩冷冰冰地望向行尸,吐出一个字:“发!”

  行尸喉咙里发出几声咕咕的怪叫,似乎很是害怕的样子,向后急退几步,竟然逃走了。

  李云东又惊又喜,“小瑶?!怎么会是你!还有你刚才是什么法术?”

  刘瑶做个鬼脸,“你猜!”

  这时李云东又想起刘瑶已经失踪多日,为何现在突然回来?顿时有些惊疑不定。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