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红衣尸煞1 > 详细内容

红衣尸煞1

分享到:
关闭
作者:゛阳光灿烂下的小幸福  阅读:192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红衣尸煞1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男孩儿的身体摇摇晃晃的,他失去神采的眼眸里映出了父亲哭嚎着的脸。他的意识模模糊糊的仿佛还停留在这间狭小而又简陋的房子里,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尸体。

  ------引子

  【一.案起】

  坐在警亭里的顾阳百无聊赖的玩弄着手里的手机,又是一个无聊的上午,他想。突然之间紧闭的大门一下子被撞开,几个民工打扮的汉子急吼吼的冲了进来,他们气都喘不上来的样子,满头满脸都是汗,看样子是一路跑着来的。

  “死… …死人了。”一个领头的男人咽了一口吐沫,声音嘶哑的喊出了这句话。顾阳并没有太大的触动,他侦破的杀人案件多了,当警察的谁还没见过几具尸体啊。但是这一回,当顾阳跟着老乡来到了案发现场,他从心底里生出了一股恶寒,这是他当刑警十一年一来头一回如此的害怕。

  死去的是一个名叫匡志均的13岁小男孩儿,一个身穿红衣的男孩儿。他被高高的悬挂在房梁之上,双手双脚被紧紧的绑住,脚上还坠了一个大秤砣。早已死亡。他的父亲匡纪绿回家给他送钱,发现家里的大门敞开,他还以为进了贼,但是走进屋里就看到这样一幅惨剧,匡纪绿41岁才得了这个儿子,平时跟宝贝一样宠着,如今儿子不声不响的就去了,而且还是如此惨烈的死法,这让老人实在是无法接受。他哭嚎着看着自己儿子还挂在空中的尸体,恨不得自己也弄个绳套跟着孩子一起去。

  后来经过法医的鉴定,匡志均前额有一个小孔,身上外伤并不多,且无致命伤。死者的大腿双手、两肋、双脚裸部上方,都有极深的勒痕,但是伤痕青紫,应该是死后才形成的。而且残忍的是男孩儿男孩儿身体里的内脏一件不拉的被取走了,就连生殖器也被割掉了。孩子红色裙子里面还有一件他堂姐的泳装。男孩自己的衣服一件都没穿。

  顾阳开始有些头疼,要说是仇杀,匡纪绿为人老实厚道,周围的邻居都跟他相处的很是融洽,何来仇怨?而起匡纪绿自己也想不起大罪过什么人。而且男孩身上绑着的绳结打的很是专业,头顶还有针孔。若说男孩儿是被人害了,那他为什么不反抗?他身上一点儿挣扎过的痕迹都没有。

  “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顾阳说着,捏紧了拳。

  夜很深了,顾阳还是一个人呆在警局里。桌前那盏荧光灯一闪一闪的,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显得很是诡异。困倦渐渐侵袭了顾阳的大脑,他懊恼的放下了宗卷,关上灯,转身回了家。警亭没关好的百叶窗被风吹的涨了起来,寒风从百叶窗的缝隙里灌进来,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谁在哭泣。

  【二.术士戚楠】

  顾阳回了家,推开门只听啪的一声,他踩在了一个易拉罐儿上。顾阳厌恶的低下头,只看到一地的垃圾。卧室里还传来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的声音,一股子烟味儿充斥着不大的屋子。

  “该死!戚楠你给我滚出来!”顾阳忍无可忍,在屋里那个名叫戚楠的男人从卧室里探出头来的那一刹那,将脚下的易拉罐儿冲他踢过去。戚楠头一偏,轻巧的躲了过去。“姑娘,生气啦?”戚楠咧嘴一笑。

  “你丫再叫我一句姑娘试试看!”顾阳掐着腰,恶狠狠盯着戚楠:“快把这些垃圾收拾起来!开窗,通风!”

  “垃圾收拾了是没问题,但是今儿不能开窗的。”戚楠老老实实的走出来,双手举过头顶一副乖乖的样子。

  “你这烟味儿呛死人了!你想肺痨死了我还不想!”

  “真不能开窗啊。今儿是中元节呢。”戚楠俯身捡着地下的垃圾。“别生气啦,赶明儿我带你去吃顿好的补偿一下。”

  “你哪儿又来的钱?”顾阳看着戚楠乖乖开始收拾了,火气也就渐渐下去了。毕竟,这个戚楠跟自己相处了也快二十年了。两个人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在一起,彼此了解的透彻。戚楠虽然平时很不靠谱,但是关键时刻他还是很仗义的。可以说,他是顾阳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信任的人了。而且最重要的是,顾阳现在住的房子还是戚楠的。

  “啊哈,我前几天不是去云南给一个老头子看风水了吗,老家伙仗义啊,给了这个数。”戚楠伸出五根手指,在顾阳眼前晃了一晃。

  “五万?”顾阳撇撇嘴。

  “哈哈,五十万!”戚楠贱兮兮的笑了笑。靠!顾阳骂了一声。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只有三千,五十万,自己工作十年都赚不回!那个戚楠只需要拿个罗盘到云南的山上走一圈儿,然后神经兮兮的念几句咒,再说点儿云里雾里的话,就轻而易举的拿到手了。

  这个戚楠小的时候也是很正经儿的孩子,功课比顾阳还要好。谁知十三岁的时候,他家里突然出了一场事故,夺去了他父母的性命。从此,戚楠就在顾阳家蹭饭,好在顾阳父母跟戚楠父母生前也是很好地朋友,戚楠才没有沦落街头。但是从那以后,戚楠就不再念书了。他整日整日的跑出去,有的时候几天都不会来。顾阳的爸妈忙着自己儿子考学的事,也就没太管他。

  十七岁那一年,戚楠自己一个人走到了无锡,呆了半年。顾阳家里都报警了,以为他被拐卖甚至杀害了。但是半年后,戚楠带着一百多万元回到了重庆。并且买了一套房子,也就是现在他们俩住的地方。

  顾阳曾经认定了戚楠是去做坏事儿,不是贩毒做鸭拐卖人口,谁能半年整这么多钱?但是后来戚楠越来越怪异的行为让顾阳明白了,他是当上算命的术士了。顾阳是无神主义者,所以戚楠在他心里就成了专门坑蒙拐骗的牛鬼蛇神。但是戚楠人虽然不靠谱,但是钱却不少赚。每次他请顾阳去高级的餐厅搓一顿的时候,顾阳就觉得,牛鬼蛇神也是很可爱的。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