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谜案惊魂 > 详细内容

谜案惊魂

分享到:
关闭
作者:金灿灿⌒亮  阅读:209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谜案惊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清晨,一条突发消息轰动了我们这个宁静的小山村。

  一向身强体壮的大牛昨天晚上突然死了。他光着身子,一丝不挂的死在了村头的一片荒地里。

  他的死状极度扭曲和恐怖,又十分蹊跷。

  警察赶到的时候,他仰面朝天躺在地上,那僵硬的双手还死死地掐着自己的脖子。他脸色青紫,双眼暴突,那泛白的眼珠瞪得圆鼓鼓的,就像是眼窝里嵌入了两只剥了壳的熟鸡蛋。他的嘴巴几乎张开到了极点,还隐隐约约露出点诡异的笑容,一条长长的舌头直直地朝天伸着……

  几名警察破案经验虽然丰富,但是面对这种情形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们对着尸体拍了好多照片,又找来发现尸体的人做了笔录,还到村里找了一些人做了调查,最后驾车离去。

  我哥是大牛的朋友,作为昔日的兄弟,他也跑过去帮忙收尸,接着他又在大牛家里参加料理后事。三天以后,大牛入土为安,我哥也返回家中。

  哥哥回家以后,我发现他似乎有点不对劲。

  平日里,他可是一位很帅气,很阳光的大男孩,总是小妹长小妹短的拿我开玩笑。可是这次回来,他竟然傻傻痴痴地好几个小时一言不发,那僵硬的目光总是默默地盯着同一个地方发呆,变得连我都快不认识他了。

  我想,我哥一连忙了好几天,可能是累了吧,要不就是看到那尸体的模样,受到了惊吓。

  我找来他的一套睡衣跟他说:“哥,这几天累坏了吧,我都烧好水了,你去洗个澡吧,再睡上一觉,就舒服多了……”

  哥哥还真是听话,洗完澡,就睡觉去了。他睡得好香,甚至连我叫他起来吃晚饭都没能叫醒。

  睡到半夜,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听见隔壁哥哥的房间里传来一阵谈话声,其中好像还夹杂着一个女人的声音。没过多久,我又听见哥哥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随后又是“吱呀”一声关上,接下来便是一阵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我正在纳闷,可是那该死的睡意一股脑涌上来,我又朦朦胧胧地睡过去了……

  一大早,我就起床了,我下意识地推开我哥的房门,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房间里空空如也!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哥哥是咋的啦,三更半夜的他到底去了哪啊?他会不会…想到大牛的事情,我担心极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日上三竿,哦,谢天谢地!,哥哥总算是步履蹒跚地回来了。

  当他跨进家门的那一刻,我不禁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只见我哥蓬头污面,满身黄土,他的脸和手上到处都是斑斑血迹,活脱脱的一副鬼样!

  我的心里有点虚,后退了几步朝他说道:“哥,你咋啦?”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扭过身来瞪了我一眼,然后又径直朝他的房间走去。这时我看见他胸前的衣服鼓鼓的,怀里肯定是揣着什么东西,他那双眼睛,血红血红的……

  房门“砰”地一声关上了。任凭我在门外又敲又喊,屋内就是没有了动静。

  我那不争气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来了。

  我妈在我出生不久就去世了,我爸为了维持这个家,不得不长期在外打工。我和我哥相依为命的日子都过了好多年了。如今,哥哥已经长大成人,眼看就可以接替爸爸成为这个家的顶梁柱,他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这个家可就彻底垮了……

  我伏在堂屋里的桌子上哭了好长一阵,哭完了,我抹干眼泪,麻利地生火做饭。我特意做了几道哥哥平时喜欢吃的菜。

  饭菜做好了,满屋子香喷喷的,我哥房间里仍旧毫无动静。我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了他的房门。

  就在房门打开的一刹那,我触电般地浑身一颤,吓得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

  因为我看见哥哥面无表情地坐在地上,正在啃食着一条人的手臂!那条手臂早已被他啃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的……

  我认识那条手臂的主人,他就是刚刚死去的大牛!因为我看见哥哥正在撕咬的那条手臂上刺着一条青龙,而我们村里,只有大牛纹过身,那条龙就是纹在他右臂上的图案!

  我吓蒙了,没命地退到了堂屋的角落里。

  从房间里传出一阵动静,哥哥从里面走出来了,他手里还提着那条硕大的“鸡腿”。血腥和腐臭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令人不安和生厌……我的胃突然一阵痉挛……

  他走到门口,伸长脖子朝远处张望。僵硬,麻木,面无表情。

  过了许久,我看见他的脸上渐渐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嘿嘿,你终于来了,快进屋吧,我都等你好久了。”

  我仔细瞅了他一眼,门口除了我哥外并无其他人,哥哥是在自言自语。

  他退到堂屋里,拿来一把椅子摆在桌子旁,又对着空气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你要的东西我带回来了,在这。我吃饱了,你也尝尝吧。”

  我哥一边说,一边把那条手臂从桌子的上方递了过去,他松手以后,我看见那条手臂摇晃了几下,竟然莫名其妙地悬浮在空气中……

  真是活见鬼了!我顿时吓得魂魄出窍,尖叫一声,夺路而逃……我冲出家门,一边跑,一边哭,直到耗尽全部体力,累得瘫倒在路边的草丛中。

  我趴在草丛里哭了老半天,感觉天都快塌了。爸爸无法联系,我想去告诉村民和亲友,但是又有一种担心:这事一旦传出去,哥哥破坏尸体,会不会遭到治罪啊?还会不会被赖上杀人的罪名啊?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各种矛盾,各种犹豫不决……

  天色渐渐暗下来了,我又无奈地返回了家。

  屋子里阴森森的,弥漫着一股鬼气。那条手臂,早已被啃食得只剩下骨头,扔在地上,鸡爪一般。

  哥哥的房间里,已经传出了鼾声,我根本没有心情吃晚饭,直接就上床睡了。

  凌晨了,我还在辗转反侧,想着白天的事情,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突然我听见我哥的房间传来一阵响动,接着又是开门和关门的声音。我一咕噜爬起来,迅速下床,趴在窗台上观望。幽暗的月光映着哥哥那渐行渐远的身影……

  我立马穿上衣服走出家门,蹑手蹑脚地跟在哥哥的身后,他就在我前边不远的地方。

  只见哥哥竟然伸直双手,双脚并拢,一蹦一蹦地跳着往前走!我几乎要崩溃了,我哥恐怕已经成为僵尸了!

  我跟着我哥大概走了一里多路,最后他拐进了一块荒草地里。我惊呆了,大牛不就是在那里死的吗?难道哥哥也要步他的后尘?

  荒草地里还有一个身影,只见她长发飘飘,一袭白衣,看来是个女人。哥哥来到她的跟前,两人并排坐下,挨得紧紧的。

  我躲藏在草丛中,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谈了老半天,只是听不清在聊些什么。哥哥搂着她的腰,她把头倚在哥哥的肩上,俨然一对亲密的恋人。

  又过了许久,我看见哥哥起身向她挥手告别,女孩也站起身来,向哥哥挥手,哥哥走了几步,女孩竟追过来,他抱着哥哥的头,狂吻着哥哥的脸颊……荒草地里传出一阵哭声,他俩都哭了,哥哥和女孩拥抱成一团,好久都没有分开……

  哥哥终于走了,他朝着家的方向,大步流星地走过我的身旁。

  我躲在草丛中,还是不敢乱动,因为我看见那女人还在原地默默地注视着哥哥的身影。万一她是鬼,那我可就……

  哥哥的身影缓缓消失在我的视线中,荒草地上的女人也突然不见了。

  我正准备起身,突然头顶上传来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

  “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我早就发现你了,出来吧……”

  我吓得浑身一颤,惊恐万状地回过头来,我的妈呀!身后果然站着一个高度腐烂的女鬼!

  只见她的头皮连着长长的头发一块一块的向外掀开;一只眼睛已经完全空洞,陷着深深的眼窝,还有一只,眼珠子掉了出来,挂在脸上,一晃一晃的;脸上的肉已经烂成了好多瓣,一块一块的挂着;上下嘴唇已经完全腐烂掉了,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全身到处都向下滴着血污和脏水……那双白骨森森,鸡爪一般的手正在朝我伸来......

  我突然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过来了。发现自己还躺在荒草丛中,身旁坐着一位白衣长发的女孩。

  我认识她,她叫桃子,是我们村的村花,和我哥玩得很好的朋友。

  “桃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你不是一个月以前就外出打工了吗?我记得你出去以后还给我哥发来短信报平安的……”

  “那个短信不是我发的,是大牛和二蛋拿我的手机发的,只不过是在我死了以后……他们还给我家里发过那样的短信,目的就是转移视线。”

  “你已经死了?”

  我听得又是心肝一颤。

  “没错,都死了一个多月了。你刚才看到的鬼就是我。我是准备出去打工,可是还没走,就被他们两个混蛋杀死了。你知道吗,这些年来,大牛一直在纠缠我,当然,追求我的还包括你哥他们几个。”

  “可是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你哥。你哥是位难得的小伙子,又能干,又勤快,又体贴…唉…多么遗憾的事情啊…”

  桃子抬头仰望着繁星点点的夜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惨淡的月光下,我看见两行热泪从桃子的脸上滑落下来……

  “那天,大牛和二蛋又过来找我,还对我动手动脚。我发火了,甩了大牛一个嘴巴。没想到大牛竟恼羞成怒,他叫二蛋帮忙,残忍地把我掐死了。二蛋是大牛的跟屁虫,唯大牛马首是瞻,也跟着大牛做过好多坏事的。”

  “他们杀死我后,又趁着夜色,把我埋到了村头的荒地里,就是刚才我和你哥站的那里……”

  “大牛是我让你哥杀的,不过准确的说,是大牛自己把自己掐死的。我把鬼魂附在你哥的身上,你哥只要念着咒语,远远地做一个掐脖子的动作,大牛就会自己把自己掐死。我太气愤了,不能便宜了他,不但要他的命,他死后,我还要吃他的肉……于是后来,我又让你哥弄来他的一只手臂……”

  “事到如今,我的仇也就报了一半了,下一个目标就是二蛋,你哥会帮我的。”

  我听她这么一说,心里急了。

  “桃子姐,求求你了,别再为难我哥了好吗?我哥挺可怜的。这些年来,我爸不在身边,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要他操心…我从小就是我哥呵护大的…呜呜呜…放过他吧,求求你了…呜呜呜…”

  桃子沉默了好一阵,然后斩钉截铁地说道:“不行,他无论如何都得再帮我一次!”

  我又哭了。“桃子姐,只要你不为难我哥,我愿意帮你,哪怕是死……”

  桃子显得有点惊讶:“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

  我咬着嘴唇点点头。

  桃子把手放到我的头上,口中喃喃地念着咒语,我顿时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寒流正在向我的身体入侵……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回到家中的,浑浑噩噩,整个身体都似乎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了。

  太阳已经升起,我哥正在家门口焦急地张望着。看到我回来,他大喜过望,赶忙上来迎接。朦胧中,我看到哥哥的脸上写满了惊讶。

  “小妹,你怎么啦,怎么搞成这副模样啊?小妹…哎,说你呢,没听见吗,可别吓你哥啊……”

  我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门,还把门闩给插上了。

  迷迷糊糊地睡到了半夜,我下床,开门…然后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我如同一个幽灵,无声无息地来到了那块荒地旁,断断续续地念着咒语。

  没过多久,前边的小路上出现了一个身影,惨淡的月光下,隐隐约约,鬼魅一般。

  他终于来到空地的中央,直挺挺地站着,形同僵尸。我看清楚了,此人正是二蛋。

  我迅速朝着他的身影做了一个掐脖子的动作,只见二蛋也双手合拢,猛地掐向自己的脖子……

  浑浑噩噩中,我看见从荒地旁的树丛里跑出来几个人,他们是头上顶着大盖帽的警察。警察们冲向二蛋,迅速把他按到在地……

  紧接着,我的身边也出现了几个人,其中有一个是我哥,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着道袍,手拿桃木剑的道士。那位道士挥剑冲到我的身旁,往我的头上喷了一口水,我顿时觉得眼冒金星,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家里的床上了。房间里挤满了人,我哥,警察,道士,还有好多乡亲……

  我告诉我哥:“桃子姐让我转告你,她不会再来找你了,她说她会在那边一直等你,等到你来世轮回,再和你一起去投胎……”

  我哥呵呵地笑了,他用食指刮了一下我的鼻梁:“哎哟,还有这种好事啊,你看你看,还是小妹的记性好,像你哥,前几天的事情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他们说我还吃过尸体呢!”

  大伙都笑了,我也笑了。

  一位警察接过了话茬:“我看你也没有完全失忆啊,要不是你及时报案,现在恐怕连你妹妹也像你一样成为杀人犯了呢!”

  在场的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挖尸体的那天,我和我哥去了现场。那块荒地上围满了人。

  尸体出土的时候,桃子的爸妈哭得死去活来,这对满脸褶皱,白发苍苍的老人呼天抢地,痛不欲生。

  哥哥哭了,我也哭了。

  我哥突然跑过去,跪在两位老人的面前:“爸,妈,桃子不在了,以后我就是你们家的儿子……”

  我也赶紧跪在我哥的身旁:“以后我就是你们家的女儿……”

  两位老人用那干枯的双手扶起了我们,把我们兄妹俩紧紧地搂在怀中,我们相互拥抱着,哭成一团…..

  人群中顿时哭声四起,响彻了整座山谷……

  经过了一场风声鹤唳,小山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一年以后,我哥结婚了,对方是桃子的妹妹---桔子。

  桔子是我的闺蜜,哥哥能和她走到一块,其中也有我的一份“功劳”。

  看着他们俩卿卿我我,甜甜蜜蜜地过日子,看着桔子那渐渐隆起的肚皮,我这个做小姑子的甭提有多高兴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