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战魂 > 详细内容

战魂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爱无法呼吸  阅读:209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战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重炮轰鸣,大地震动,硝烟刺鼻,生命凋零。

  残破的战壕、暗红的鲜血、散落的弹壳、折断的军旗,构成了一副异样残酷的凄美画面。

  已经倒塌小半的掩体内一片安静,最后剩下的几十个伤兵都沉默着靠在墙上。面对着已成定局的结果,没有人大呼小叫、歇斯底里,掩体内只有一片死一样的安静。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轻轻唱起这首歌,慢慢地越来越多声音加入进来,歌声越来越整齐,越来越激昂。

  良久以后,密集的炮声渐渐稀疏起来,密密麻麻的敌人如同蚂蚁一般汇集到阵地下方,头上扎着太阳旗布带的敢死队声嘶力竭地喊着“武运长久”“九段坂见”等口号疯狂向前面的阵地发起了冲锋。

  炮声停下那一刻,掩体内的战士不由地都握紧了手中的枪。头上还绑着渗血绷带的指挥官沉默地站起来,扫了一眼剩余的战士,拿起枪一言不发地向外冲去。毫不犹豫地,剩下的战士都拿起武器跟上了前面的指挥官。

  不久,残破的阵地上,传来一阵激烈的交火声。良久以后,交火声渐渐平息了下来,整个阵地一片死寂……

  七十五年后,一个已经停工的建筑工地上。

  王羽站在一座几乎已经完工的大楼的三楼阳台上,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工地,拿起手中的对讲机,“五号位置一切正常,目前未发现任何异常。”“收到,继续观察。”对讲机里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王羽苦笑着按了按太阳穴,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大家都快累得不行了。

  “喂王羽,还是没有发现吗?”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王羽转过头去,原来是自己的同事小马,他笑着和王羽打起招呼,手上还提着一个强光手电。

  “嗯,还没有,你呢?”“唉,别提了我在工地上转悠地腿都要断了,连个鬼影都没看到。”小马抱怨道。

  “哎,我说王羽,你说那些人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啊?该不会真的有鬼吧?”小马突然神神秘秘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王羽缓缓摇了摇头,思绪却飞速延伸开来,开始回想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起来……

  这块地方原本是郊区的一块荒地,后来为了吸引投资,政府把它审批给了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很快这里就变成了一个建筑工地,刚开始一段时间工地还算正常,工程进度准时按计划进行。可就在半个月前工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一些工人在打地基的时候居然意外从地里挖出了一堆骨头,根据骨头的样子依稀可以分辨出是人骨。在场的工人一时间目瞪口呆,不知该怎么处理。这时,建筑公司的总经理走了过来,在得知情况后命令工人继续开工,并把那些来历不明的骨头连同工地上的建筑垃圾一起扔走了。

  这件事刚开始并没有引起太大关注,毕竟建筑工地上挖出骨头并不是什么非常罕见的事,大家只是好奇地谈论了两句,随后很快就抛之脑后了。可就在第二天晚上,恐怖的事却发生了。几个在工地值夜班的工人屁滚尿流地逃出了工地,冲到马路上逢人便说:“有鬼!有鬼!工地有鬼!”虽然工地负责人很快就封锁了消息并要求工人继续按计划施工,可接下来的两天晚上陆续有工人宣称自己在工地上看到了鬼,并且描绘地绘声绘色,甚至还有路过的市民出来佐证。一时之间弄得是满城风雨,工人们更是人心惶惶,纷纷拒绝回来上班,施工计划只好暂时搁浅。建筑公司无奈之下只好选择向市政府求助,因为这个房地产开发计划很受政府重视,领导要求公安部门必须在一个星期之内解决这个问题,使工程尽快恢复施工。

  公安局的领导也高度重视这个命令,连夜就对工地的目击者进行了召唤提问。所有的目击者的描述都惊人的一致,据他们所说,他们在工地上曾看到了一群身穿军装手拿武器的鬼魂。那些鬼魂穿着和电视上抗日剧里的中国军队差不多的军服,一些人还是血肉模糊的样子,场面异常恐怖。

  在听取了目击者的描述后,大多数警察怀疑这是一场人为的闹剧,嫌疑人可能是这个房地产公司的商业对手,目的是为了阻扰工地的正常施工。因此,公安局迅速作出部署,安排干警在现场布控,以找到嫌疑分子。然而王羽和其他的警察同事已经在这里蹲守三天了,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看来今天又是白来了。”王羽苦笑着摇了摇头。然而,他突然发现身后的小马突然脸色一变,苍白的脸上升起一副难以置信和万分惊恐的表情,“那……那是什么?”王羽感到情况不对,立即转过身去,脸上顿时也是一变,“这……这怎么可能?”

  不远处的空地上不知何时突然涌出了一阵黑雾,在黑雾中突然诡异地出现了一群身影。在月光的照耀下王昊很快就看清了他们的真实容貌,和那些目击者所言一样,这些身影一个个穿着抗日战争时期的旧式军装,肩上扛着步枪,迈着整齐的步子在工地上前进。他们大都血肉模糊,有的甚至手足残缺不全,就这样迈着整齐的步伐沉默地走在工地上。然而,看着那些沉默前进的鬼魂部队,王羽并没有感到很恐惧,他只是莫名地感到一阵心伤和尊敬。也许在很多年前的的一天,有一支部队就是这样迈着的脚步沉默着踏上了前往前线的路,尽管明知此去前途险恶、生死难料,却没有一个人选择退缩,最终马革裹尸,捐躯沙场。

  王昊默默看着那些士兵消失在前方的黑暗中,耳边似乎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这是?”王昊猛然想起,这首歌正是在抗战时期流唱极广的《知识青年从军歌》,这首歌和那句“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口号激励了无数青年学生弃笔从戎、奔赴沙场、保家卫国。

  良久以后,王羽才回过神来,他和身后的小马对视了一眼,相顾无言。

  后来,在王羽和同事的努力下,相关部门的人员对现场进行了考察并查阅了相关史料,最终确定该工地是抗战时期一次战斗的战场,那些被施工队挖出来的尸骨正是当时英勇殉国的战士的遗骨。

  三个月后,革命烈士公墓。

  王羽将鲜花放到新建的几座墓碑前,仰天长叹一声,久久无语。良久以后,向墓碑庄严地敬了个军礼,转身离去。

  清风从林间吹过,带来一阵清脆的鸟鸣声和树叶的沙沙声,依稀还好像夹杂着一阵慷慨激昂、令人热血奔涌的歌声: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著我战时衿!

  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倭奴不顾身!

  …………

  作者寄语:在这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谨以此文向当年那些英勇报国、马革裹尸的战士英灵表示我的敬意:华夏不死,英魂永存!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