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迷狸鬼故事之第三具尸体 > 详细内容

迷狸鬼故事之第三具尸体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哇塞,女神你好美!  阅读:208 次  点赞:2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迷狸鬼故事之第三具尸体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宁老师,这是最新的一批尸体,专门给你们医院院做解剖的。”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带着一车尸体送到医学院,用来给学生们解剖。那个宁老师点点头,在笔记本上记录以后就让白大褂离开了,接着她招呼几个学生把尸体推到了解剖室,冰冻起来。

  第二天就是新生开学,学医生自然就要必修一门课:解剖。对于男孩子来说问题可能不是很大,但是对女孩子就不一样了,第一节课吐了的,哭了的,还有差点精神奔溃的。不过总的来说大部分人都是咬着牙坚持下来了,除了韵昀。韵昀在打开裹着尸体的塑料布的一瞬间就呆滞了,她没有恐惧,没有颤抖,只是静静地看着尸体的脸,看着,看着……

  第三天宁老师上楼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学生,背部满是鲜血,白色的衬衫上盛开着一朵朵梅花。她步履蹒跚的上楼梯,似乎每一步都要付出十分艰辛的努力。宁老师走上前拍拍那个女生的肩膀:“你是哪个班的,怎么这么一副样子?”那个女生不管她,还是一步一步“爬行”着。

  宁老师脸上挂不住了,她怒斥那个学生:“你是哪个班的,问你话呢,你们班主任是谁?”那个女生这才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脸。

  当那个女生的脸露出来的时候宁老师捂着嘴,瞪大了眼睛,大张着嘴但是一个字都发不出来,她的泪水不争气的淌下来,旋即一个跟头栽倒在地。她看到,那个女生的脸上,没有下巴,鲜血顺着没有下巴的嘴滴落,舌头搭拉在空中摇摆着,看着宁老师……

  第二天就听说解剖学教室里少了一具尸体,宁老师死命压制着昨天看到的那一幕,深深的把恐惧埋在心里给学生上课。其实昨天那个女生就那么看了宁老师一眼,转身上了楼。宁老师至今没有想起来那是哪个班的学生。

  今天的韵昀倒是有些不一样,她勇敢的拿着手术刀在尸体上划拉,和昨天根本不一样。但是谁都没看出来,她解剖的尸体不是昨天的那具尸体,至于她解剖的到底是谁,那就不知道了。没有人在意,一个人没来,那是紫涵,一个低调到她没来上课都没有人看出来。韵昀很快学会了宁老师教导的东西,她离开了解剖室。刚一脱掉外套准备换衣服的时候她的班主任李老师进来了,一见到她就破口大骂:“下贱的东西,真不知道你怎么考上的,一点脸都不要……”

  韵昀沉默,换好了衣服出了门,留下李老师一个人在更衣室沉默。没有人知道更衣室的事情,也没有人明白韵昀第一天的时候手为什么颤抖。李老师看着韵昀出了门,从角落里取出一张报纸,一脸阴沉的看着,不时露出一阵贱笑。

  月黑风高的晚上,学校后面一个黑色的影子抱着一个人走在月光下。在某一处一个挖好的坑里埋下了自己怀里抱着的东西,看样子那是一个人!

  就在那个人影把怀里的东西放到坑里的那一瞬间,一阵强光手电照亮了夜空,照亮了她的脸。那是韵昀!

  韵昀惊慌失措的看着包围的警察,看着一脸贱笑的李老师,还有眯着眼不知道想什么的宁老师,她突然笑了,笑的很大声:“你们逼死了我的妈妈,现在来找我了是不是?”“韵昀你说什么呢,什么叫逼死了你妈妈?”李老师怒气冲冲的质问她。

  “就因为我成绩比你女儿好,就因为你女儿干的那些丑事我看到了,所以你就不允许我上学,勒令退学!我妈妈为我讨说法,却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一具尸体,一具由我解剖的尸体!”韵昀大笑着!

  “你,你乱说什么呢?”李老师面色有些不自然。

  “韵昀,那你今天上课的时候解剖的那具尸体是?”宁老师突然开口。

  “呵呵,李老师,您的女儿李紫涵现在就躺在冰柜里呢,你要不要看看她呢?”韵昀抱着她妈妈的尸体,仰天大笑,却笑出了眼泪。

  韵昀死了,枪决。因为她杀了自己的同学,手段极其残忍:她用手硬生生扣下了紫涵的下巴,紫涵失血过多死在楼顶。听到韵昀被枪毙的消息李老师和宁老师都是松了一口气,但想法是不一样的,李老师更多的是因为韵昀杀了她女儿,而宁老师则是怕这么一个学生在自己班迟早有一天会出事。反正这件事就这么挂上了句号,谁都没有多提,谁也不想多提。

  一个月以后的一个晚上,李老师在家里看电视,门铃响了。李老师起身去开门,当她走近门口的一瞬间,就没了声音,透过猫眼却没有看到一个人。李老师回身继续看电视,却不想电话铃响了,她接起电话,瞬间定在了那里,原因是,电话那头是一个熟悉的声音:韵昀。

  悠远,冰冷的声音在李老师脑海里炸开:“李老师,我是韵昀,你还好吗?开开门啊,我就在门口。”李老师的手软了,吧嗒一声电话掉在了地上。她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坐在地上咬着手指。

  蓦地,她听到楼梯上传来一阵响动,她转过头,啊!!!那是什么?一个人,不,应该说一个人型生物从楼上爬了下来,手脚并用,满脸鲜血!那不是韵昀的妈妈吗?她,她,她怎么在这里!李老师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便倒了下去,她的脑海里回想着当日的一幕幕:

  韵昀的妈妈来到学校,李老师因为全校唯一的保送生名额给了韵昀从而心生怨气,她在送韵昀妈妈离开的时候砸晕了她,然后送到了医院注射了安乐死。结果阴差阳错韵昀妈妈的尸体第一节课就安排在了韵昀手里,从而让韵昀知道了妈妈的死。

  现在,李老师尖叫着向后退,那个“韵昀妈妈”越来越近,甚至已经可以看到她扭曲的脸颊了,李老师退到角落,却不想角落的墙壁伸出一颗脑袋,李老师看过去,那是她的女儿,紫涵,没有下巴的紫涵……

  又是一个新学年开始了,解剖室里宁老师拉开新到的一批尸体,她愣了,李老师静静地躺着,似乎睡着了一样。突然她睁开眼睛,一把抓住宁老师的头发,拽进了冰柜,然后,冰柜的门,自动关闭,只剩下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