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人皮女子 > 详细内容

人皮女子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倾所有又有何不可  阅读:13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人皮女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这个故事是听一个疯老头讲的,我们都叫他老王。

  老王这个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喝酒!每天早晨六点就会起来喝早酒,到了中午又是几杯酒,晚上宵夜也

  少不了酒!这使他交到了不少臭味相投的老年朋友。

  所以,一天到晚老王就没有清醒过,日子过得也蛮悠闲自得,加上没有家人,自己吃饱全家都不饿!

  那天晚上,老王像平常一样,和几个老年哥们在外面吃宵夜。老王掏出手机眯着眼睛瞅了下,已经凌

  晨1点了,!

  “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老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说完就转身走了。

  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在这个时间点,没有行人是正常的,如果发现有很多来往的人群,那就不正常了

  。

  老王哼着曲子,摇摇摆摆的,像一个摆钟一样的走着。

  过了一会,老王走到了一个路口,于是他转身朝一条老街走去。

  老街的街道上面铺满了青石,凹凸不平,老王差点被突出的石头绊倒,还好他尽快的靠在了墙上。

  老街两边有不少房屋,都看起来很破旧,有的墙上的红砖都已经风化了。

  路上没有路灯,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前方有一条青石路通向黑暗。

  老王向摆钟一样慢慢的走着,当他穿过白色的教堂时,眼睛微微的看了下这个白色的建筑。

  纯白的外表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又是那门的庄严。

  老王向墙上吐了口唾沫就走了,也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这样做了。

  当他经过一条巷子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来玩吗?”

  声音妖娆的传进了老王的耳朵里。

  老王向后退了几步,声音是从巷子里传出来的。

  只见一个人站在巷子里,虽然看不清外貌,却能隐隐约约看清那妩媚的线条。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年

  轻女子!

  那女子慢慢的像老王走来,身上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老王开始贪婪的呼吸起来。

  当那女子离老王只有几个拳头的距离时,老王终于看清了那女子的容貌!

  老王无法用词语来形容这样的容貌,只知道太美了,这是他见过最美丽的面孔,除了脸色有点苍白。

  老王将贪婪的的视线在女子身上看了又看,一袭红色的旗袍包裹着诱人的身姿,老王内心的欲望之火

  已经开始燃烧了。

  女子机械的的笑了笑,转身慢慢的走着。她的身姿是那么的丰满,但走起路来却很僵硬。除了脚在移

  动外,全身上下看起来很僵硬。

  老王就这样跟着,他贪婪的盯着女子。

  走出巷子后,老王并看到了前面有微弱的灯光,灯光是从一间很小的平房里传出来的,在房子的周围

  都是一片废墟,到处都是一些垃圾。

  这里3年前就被拆迁大队夷为了平地,由于当时牵扯到几条人命,所以只拆到一半就停工了。如今只

  留下靠着老街的房子都还健在。

  后来又有人传言说,因为那些投资房地产的老板都纷纷死了,所以就没有动工了。

  在这样的地方出现一间房屋,看起来却十分的诡异。

  老王此刻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一时间没有想起这些事来。

  他一步一步的朝那女子走去。

  由于这里根本就没人来过,所以没有什么路,老王跨过一堆堆砖渣,当到达一半的时候已经有点累了

  。他抬头看看那个女子,仍然在前面不紧不慢的走着,她走的是那么的轻盈,放佛是走在空气上漫步一

  样。

  老王在一块突出的砖头上坐了一会,当他起身的时候,那女子仍然保持那样在往前走着,但距离却没

  有一点与老王拉开。

  老王好像没有觉察到什么,因为他此时已经开始用下半身思考问题了。

  后面的路变得平坦多了,不一会老王就来到了小平房门口。

  门是开着的,淡黄的灯光照在门前,形成了一条暗黄的路。

  老王踩着地上的碎渣,快步的走进了屋子里,里面看起来十分的简单,一张床,一个灯,一个美人,

  老王走到床边坐了下来,那个女子就一直呆呆的站在灯的下面。灯光打在她的头发上,黑色的发丝看

  起来十分的干燥,像稻草一样,以肉眼能看见的速度在枯萎着。

  老王并没有在意,于是他吞吞吐吐的说道。

  “过,过来嘛!”

  老王说话的声音有点虚,不知道是因为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女子很紧张,还是害怕没钱付账。

  女子突然将手双放在头上,手在不停的蠕动着,好像在找着什么。

  就在这时,女子将一只手向下移动了一下,接着又向下移动了下。

  老王疑惑的看着女子,此时的女子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老王刚准备说话的时候,女子的手突然一下移到了下巴这里,而此时的那张脸,已经血肉模糊。

  老王大声的叫了一下

  “啊!”

  老王声音颤抖说不话来,嘴巴不停的颤抖着。

  只见那女子用一只手将脸上的皮向两边拉开,露出的肉已经腐烂,上面还有蛆钻了出来。女子的食指

  和大拇指捏着一个拉链头子。她就像在拉拉链一样,将手拉到脖子下面才停了下来。

  此时的女子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个看起来面目狰狞的怪物。

  它将头上的那层皮摘了下来,像兜帽一样的放在了后面。它的头部看起来已经没有了一丝的血迹,似

  乎已经干了很多年。

  女子露出了恐怖的微笑。

  “让我们尽情的享受把”。

  声音听起来还是一个女子,但那张美丽的脸皮已经被分成了两半,挂在了身后,一张没有血的肉脸

  已经腐烂了。

  它一边冷笑着,一边向老王走去,手不停的开始解开旗袍。

  老王红色的老脸早已苍白如纸,此时酒也醒了,虽然全身哆嗦的厉害,但还是股足了劲向门外冲去,

  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下,老王重重的摔在了地方,于是他又爬了起来,头也没回的向巷子冲去。

  当他跑到巷口的时候扭头朝废墟看了一眼,在废墟中间,一个小平房门口站着一个美丽的女子,嘴角

  挂着冰冷的笑容。

  老王一头钻进了漆黑的巷子。

  此时的废墟中间已经没有了那间小平房,只有一件红色的旗袍被埋没在砖渣里面,露出一支红色的长

  袖,一阵风吹过,袖子轻轻的摇摆了下。

  作者寄语:房间里50多岁的老男人是老王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