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鬼话闲聊之离魂 > 详细内容

鬼话闲聊之离魂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旋律是依恋゛  阅读:208 次  点赞:2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鬼话闲聊之离魂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邹艾琳将手里的百合花放入花瓶,又在花朵和叶上抚弄起。望着洁白如雪的百合花,心情陡然变好。

  就在这时,那辆让她讨厌的保时捷已驶到花店门口,邹艾琳眉头一拧,嘟嘴叹气。

  现在的小开闲着没地儿去,尽来她的花店捣乱!

  于是没好气地蹬着高跟鞋朝保时捷车步去。

  “喂!你,把车挪开,别挡着我的店!”邹艾琳叉腰高嚷。

  傅煜佑老远就瞧见她,见她过来,将车窗摇下,不时将头往窗外伸了伸,抿嘴轻笑,接着冲着副驾驶座小声说了几句。

  一副不紧不慢子,让邹艾琳见了越发生气。

  邹艾琳拢了拢头发,抬头望望天,见太阳已爬过屋顶,眉头越发拧得紧。

  她担心自家的花店再这么让人堵着,她非喝西北风不可!

  一个箭步冲上前,将车门拉开,刚想开口痛骂车里的男人,却听到一声悦耳的童声:“阿姨!火气不要那么大喔!不然就不漂亮了!”

  邹艾琳愣了愣,随即将眸光往副驾驶座上一瞟,见一个粉嫩嘟嘟的小姑娘笑眼眯眯地望着自己。

  小姑娘天真可爱的脸上满满是期盼,见到邹艾琳笑得格外开心,像是一朵久失雨露滋润的花儿,突然间又逢到了雨露。

  邹艾琳的心绷得紧紧,一股道不明的亲切感升起。

  她失神了好一会,才吞吞吐吐地说:“这位先生!请……把车开走!”

  傅煜佑的目光在她脸上停了数秒,见她态度突然起了变化,不时笑着说:“可不可以赏个脸,陪我们父女吃顿早饭!”

  邹艾琳僵住,扑哧一笑。

  这一大一小的,驾车来堵自己的店,目的就是让她陪他们吃早饭!还真无聊到了天!

  这么一想,也就随口迸出:“无聊!”

  接着扭动水蛇腰,转身回花店。

  车里的小姑娘见她突然走了,急得大哭。

  哭声椎心,声声如刀在邹艾琳心里剜动。

  邹艾琳也不是头回见孩子哭,不知为什么,这小姑娘就是让她心疼,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却又不受控制地转过身。

  她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出了问题?火爆的脾气瞬间全无,随之而来的是母亲般的慈爱。

  邹艾琳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

  甩甩头,什么母亲?她压根还是个姑娘,活到二十六岁,连男朋友还没交上,怎会突然想到母亲这角色,她还真是被这对父女糊弄了。

  然而她却管不了自己的脚步,依旧朝小姑娘走去。

  邹艾琳想,这大概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她自然不能避外。

  邹艾琳回到保时捷车前,见傅煜佑饶有兴趣地瞅着自己,却对身边哇哇大哭的孩子无动于衷,气得啐口说:“孩子哭成这样?你就不能哄下!”

  傅煜佑朝她摊摊手,又将手按回在方向盘上,嘴角翕了翕欲言又止的。

  小姑娘可没他父亲那般镇定,自己推了车门,一头扑进邹艾琳怀里,抱着邹艾琳不放。

  这种依恋感觉,像是见到了久别多时的母亲。

  傅煜佑瞧着这幕眸眶不时酸胀,薄唇又张翕起,却还是道不出半个字。

  邹艾琳见他一副满不在意的,倒将孩子抱了起,转身回了花店。

  傅煜佑将手从方向盘上收回,在身上摸找起烟,随即点着,吸了几口又吐出,不知是因为吸得过猛 ,还是刚学会,竟被呛着了,干咳不止,连带眸底都渗出了泪水。

  傅煜佑赶紧用手背拭了拭,深作呼吸,将剩下半支烟随手扔出车窗,发动引擎,驱动车子驶出老远。

  巨大的引擎声吸引了邹艾琳目光,只匆匆一瞥,她明显感觉车里的男人情绪有些不对,无比的紧张和无奈向她弥漫来。

  眸光不时追着车远去,心间揪得越发紧,一股窒息感朝她袭来。

  邹艾琳难受地闭上眼,以为是老毛病犯了,一手按住心口,另一只手在抽屉里摸找,直至摸出那个黑色药瓶,倒出两颗血红色药丸吞下。

  那药丸一出现,空气中不时散出浓浓血腥味。

  药丸入口即化,不一会,心口舒畅了许多,清新的空气从四面八方融贯进肺里,整个人又活了过来。

  邹艾琳不知这药打何而来,可是直觉告诉她这药对她很重要,重要到,她可以不吃饭,却不能不吃这药丸。

  邹艾琳想,或许这药是保命的,对于那场车祸的具体细节她已不记得,只记得从医院醒来后,就在这开起了花店。

  起初她对打理花店一窍不通,感觉这种事从没干过,可为了生计,硬着头皮挺了过来。

  花店的生意一直很冷清,直到一个男人出现,这才有好转。

  那是个中年男人,每天都定时来她的花店买花,那人一来就将花悉数买走半朵不剩。

  她心里偷着乐,于是货也多进了些。

  可惜三天前,那中年男人再也没出现,相反的这个开着保时捷的小开每天都会来堵她的店,前两回她都忍了,以为这种小开只是开着豪车来耍派头的,无聊够了早晚会走,不想今天居然把个孩子撩给了她,自己却跑了。

  邹艾琳实在想不出,这男人的目的?

  轻吐一气,朝一旁正玩耍的孩子说:“那人是你爸爸吗?”

  孩子十分认真地点起头。

  邹艾琳真是气不打一处:“他就这样撇下你,你不着急吗?”

  “妞妞不急!因为妞妞有你呢!”孩子笑着说。

  邹艾琳叹起气,即便心里有气,对着这样一个孩子,竟发不出半丝,伸手抚了抚孩子的头,与孩子闲聊起。

  邹艾琳觉得这一生与谁都没如此多话过,今日倒与个小不点挺谈得来。

  在与将孩子的谈话中,邹艾琳了解到。

  妞妞的爸爸和妈妈原本很恩爱,然而半年前的一场车祸夺走了她妈妈,妞妞的爸爸无法从妻子离世的痛苦中走出,从此再不管妞妞……

  这种事从一个孩子嘴里说出,真是让人心疼。

  邹艾琳想到刚才傅煜佑的表情,觉得这位小开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般光鲜和放荡,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悲凄的故事。

  邹艾琳情不自禁将妞妞拥进怀里,回想着这三天的事,突然拍打起脑门。

  莫不是那小开这几天盘在这不走,是在替妞妞物色人选!然后他可以无牵无挂地去追妻殉情!

  邹艾琳吓出一身冷汗!

  赶紧牵着妞妞,拦车追了去。

  保时捷的身影不时出现,可傅煜佑并不在车里,邹艾琳牵着妞妞四处寻找。只至傍晚,才在小山坡上发现一道落寞黑影。

  妞妞冲着那黑影唤了声“爸爸”,随后朝黑影跑去。

  邹艾琳这时却被冻在了原地,两腿挪不开半步,脸色煞白如纸。

  一幕熟悉的景象,在她脑海翻涌。

  她看到一辆急速行驶的轿车朝自己驶来,她想避让,于是猛打方向盘,可还是慢了些,那辆车已冲过来,只听“噼啪”一声巨响,玻璃被撞碎,碎片飞溅,直插入咽喉。她来不及呼叫,绝望已将她吞噬,迷糊中丈夫和女儿的身影出现在那血色里,血色一点点凝聚,越聚越浓,直至将她淹没……

  “不!不是的!”邹艾琳双手抱头痛苦地喊道。

  傅煜佑牵着妞妞一步步朝她走来。

  邹艾琳抬头望着这一大一小,这才发现傅煜佑和妞妞全身素白,唯独心口那里鲜红一片,那红色十分扎眼,仔细一瞧,竟是个巨大的血窟窿。

  邹艾琳吓得尖叫起,转头就跑,傅煜佑和妞妞却在她身后追着……

  邹艾琳陡然间从梦里惊醒,见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这才松了口气。拿起桌上的手机瞧了瞧日期,顿时泪如雨下。

  原来今天竟是她丈夫和女儿的忌日!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