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我是土地公?! > 详细内容

我是土地公?!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深色系眷恋  阅读:110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我是土地公?!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么倒霉过。

  看着眼前光打雷不下雨还装模作样号啕大哭的白胡子老头,我无奈地叹口气:“大爷,您到底看上我哪了,我改还不行吗?”

  “嘿嘿嘿,我就看你这丫头顺眼,咋办?”老头一下子雨过天晴还狡黠地冲我眨眨眼,气得我直想冲他脸上来一拳,可我敢吗?事实证明,我不敢。我欲哭无泪地望着眼前这座小破庙,真想抽自己两大嘴巴,叫你手贱,叫你嘴贱,这下好了,摊上事了,苏小清,你丫这回是摊上大事了啊!

  呃……你们问我到底是摊上了什么大事……唉,往事不堪回首啊,让我们现在回到几个小时前。

  话说,今天一大早爬起来,我就觉得有点不顺利。起床的时候,一个没注意,一下子从床上跌了下来,摔了个狗啃泥,这就不说了,刷牙的时候,明明是要往外吐的,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一口给咽了下去,把我恶心的蹲地上吐了半天,虽然啥也没吐出来。接着,吃早饭的时候,一向对鱼过敏的我,鬼使神差的去夹了筷子鱼,结果被鱼骨头给卡了,家里人又是喝水,又是灌醋,又是咽饭团的折腾了半天,总算是把它咽下去了。

  还有……

  总之,一早上我就没消停过,我妈看了看老黄历,又看了看被折腾地怏怏的我,说:“清啊,今天别出去了啊,这黄历上可写着今天你不宜出门。”

  我点点头,心里却是不以为然,不出门,就表示今天一整天都要待在家里,那还不闷死。我心里打着小九九,决定趁老妈不注意的时候再偷偷溜出去。

  我要是知道后面会发生那么多事,打死我也要把这想法扼杀在摇篮里。可惜我不知道啊。在我苏小清十二年的人生里,除了开头几年啥也不知道的混吃混喝外,我就没有乖巧过,我妈总说当初算命的说是个儿子,偏偏生下来是个丫头,还以为算命的算的不准,没想到,我就是个丫头的身,小子的命,这性子比村里的同龄孩子要野多了。说白了,就是一疯丫头,成天带着村子里的一帮大半小子疯玩,反正大人们也忙,见我们也没出过什么事,就随我们去了。而我,苏小清,就是这帮孩子们的头,人称苏老大。虽然现在想起来,真的很想捂脸,太丢人了,可是那时候的我却完全是以此为荣啊!

  咳咳,扯远了,我们接着来说那天的事。

  我假装乖巧地待自己房里,耳朵却时刻注意着外面的情况,只听见吱一声,老妈关上门,像是出去了,我屏息听了一会,见外面静悄悄地,这才悄悄打开房门,又探头探脑地张望了一圈,确定老妈真的出去了,才松了口气。这要是被老妈抓住,一顿扫帚炒肉是少不了的。

  “丝”我摸摸自己的屁股,光是想像一下,嘴里就不由得发出一声凉气,可见我妈的功力有多深厚。

  不敢再多想,趁着家里没人,我赶紧跑了出去。

  说来也奇怪,今天这么好的天气,村子里那帮野小子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我纳闷地想着,难道都被集体关禁闭了,不可能呀,最近我们没干啥坏事啊。我挠挠头,正想去胖子家打听一下情况,远远地却看见我妈拎着个篮子走了过来,把我吓的,一溜烟地往旁边的山岙岙跑去。

  我们村呢,因为四面环山,所以范围并不大,但也因为山多,所以生活一直还过得去,也不愁吃啥的,反正山上总有野味的。

  我躲在一个灌木丛后,一米多高的树丛刚好将我的身形完全遮挡住。看着老妈朝家的方向走去,我松了口气,幸亏我跑得快,完全没想过,回家以后将面临的狂风暴雨。

  我刚想挪动脚步离开这里,却突然感觉到脚边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蹭自己。差点没把我吓得叫出声来,我赶紧捂住嘴巴,瞄了眼老妈走的方向,还好,没有惊动老妈。再往脚边一看,却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兔子。“好可爱哦!”我相信此时的我一定是两眼冒着红心,一脸垂涎地盯着那只小兔子。我这人身上唯一一点还像女孩子的地方就是对可爱的事物没有免疫力。现在有一只这么可爱的小动物在我眼前,我怎么可以把它放走呢。于是,我弯下腰,想将它抱起来,小兔子却像是预料到了一般一下子跳离了我的脚边。

  我扑了个空,正奇怪着,却见那只兔子在不远处望着我,黑亮亮的眼睛直直地望着我的心里,我一阵迷糊,心里不知为何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一定要抓住它。我朝着兔子跑去,兔子却好似在耍着我玩似的,只要我靠近就会一蹦蹦远,可只要我一停下脚步,它也会停下歪着脑袋看我。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它在嘲笑我,心里的火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我可是苏老大,怎么能被一只兔子看扁,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有什么脸面在村子里混啊。脑袋里愈加地迷糊了,只知道不停地追着兔子跑,只想着要抓住它。

  不知不觉地,我已经跑进了林子深处,四周更是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就像是,就像是,嗯,对了,就像是什么动物尸体腐烂地气息。我一下子惊醒了,这是哪里啊,我长这么大,从来不知道山里还有这么个地方啊。又四下搜索那只把我带来的兔子,也是毫无踪迹。

  虽然是大白天,又是临近中午,可这林子实在是太茂盛了,阳光很难直射进来,所以人站在里面并不能感觉到温暖,相反,还有一种阴森森地感觉。

  我打了个冷颤,感觉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背后也似乎有人在吹着一阵阵凉风,后脖颈一阵凉意。我颤抖着喊:“有人吗?”好吧,我承认在这种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人呢?壮壮胆子,我迈开颤抖地腿,照着自己记忆中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心里不停地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苏小清,现在是白天,鬼不敢出来的,你要冷静,要冷静,一定可以走了去的……”我就这样不停地给自己打着气,只是越走,我的声音就越弱,越走,我就颤抖地越厉害。终于在我再一次看到了那棵大槐树的时候,我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因为我赫然发现,我为了防止迷路画的五角星正安静地印在我眼里。还是那棵树,还是那个五角星,这说明,我走了半天,根本没有离开过半步,一直在原地打转而已。我再野,再大胆,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子,这个时候,也就只有哭才能释放我的恐惧了。

  四周莫名的臭味,高大阴森的树木,还有那似有若无的阴风,再加上我肚子饿了,一切的一切加起来,我心里简直是抑止不住的委屈啊,于是,我越哭越大声,越哭越大声。

  忽然,一个尖细地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求求你了,丫头啊,别哭了,哭的我都睡不着了觉了!”我一下子愣住了,也忘记哭了,抬头不停地张望,“谁,谁在那?谁在说话?”可是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我的天哪,这丫头也太能哭了吧,难道她是水做的?”另一个声音说道。我连忙朝声音响起的地方看去,还是什么也没有。

  “小孩子嘛,都是这样的啦,没事就爱哭,这丫头算不错了,忍到现在才哭,我倒是挺喜欢这丫头的。”一个苍老的声音回道。

  “我才不喜欢小孩子呢,又爱哭,又不听话,我最讨厌小孩子了。”

  “你少来,谁不知道你是生不出孩子才叫夫家休了,想不开才上吊自尽的,你这啊,明明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一个声音嘲讽道。

  “呸,你这个死酒鬼啊,哪壶不开提哪壶是不是,老娘招你惹你了,今天老娘要不把你挠的面目全非,老娘就不姓胡!”先前的声音气极败坏,我似乎还听到了磨牙的声音。

  那个酒鬼的声音懒洋洋地,“就凭你,除了会挠几爪子还会干啥?”“啊啊啊,何奶奶,你别拦着我,我要撕了他那张烂嘴,反正他那张嘴也就会喝酒,哼哼哼,结果把自己喝死了,喝酒能把自己喝死的人也就你张老三一个了,还来教训我!”似乎是姓胡的发彪了。而另一个何奶奶正努力地劝着架。

  我正听得目瞪口呆,突然,脑海里电光火石间闪过几个字,上吊自杀,喝酒喝死了?!难道这些在说话的都是鬼吗?!

  “鬼?你们是鬼?”我没想到,原来真的有鬼,而且还不止一个,脑子里一片浆糊,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只能傻傻地问。

  “敢情,你这丫头才反应过来啊。”那些鬼也不吵架了,似乎是没想到我会这么问,忽然一下子,哄笑起来。“哎呦我的娘咧,这丫头咋反应这么慢的呢,笑死我了!”“哈哈哈,我还没见过这么傻的人呢!”“我说我说,这丫头不错吧,这傻呼呼的反应也是,哈哈哈……”

  林子里一下子充斥了笑声,而做为被嘲笑事件的主角——我,还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不是我不想走,而是有鬼这件事太过震惊,震惊得我颤抖地更加厉害,完全迈不开步子。眼睛里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开始蔓延,眼看着就要决堤了。

  一条干净洁白地帕子递到我面前,“别哭,这脸蛋都快变成小花猫了,来,擦擦吧。”我擦擦眼睛,抬眼望去,一个一脸慈祥的白胡子老爷爷正站在我面前,笑眯眯地看着我。“丫头别怕,这些鬼都是好鬼,他们不害人的。”我接过帕子擦了擦脸,害怕地问道:“爷爷,你也看得到吗?”“呵呵呵,爷爷我啊,不但看的到,还可以管着他们哩。”我听了两眼发亮,老爷爷在我心目当中的形象瞬间上升了好几个档次,后来,我才知道,我有多天真,这老头绝对是个演技派啊。

  老爷爷的脸红了一下,“咳咳,来丫头,爷爷来给你介绍,”他指了指我的头顶说,“这个说话的人可不是鬼,他是一只鸟……”话音未落,那个声音就叫了起来, “呸,你说谁是鸟,本座是凤凰,凤凰,绝对不是什么鸟,你再敢用这个字侮辱本座,本座直接用火喷死你!”老爷爷的脸还是笑呵呵,但是我保证他磨牙了。只见老爷爷的手一挥,刚才还很嚣张呱噪的声音立马就消失了,我疑惑地望着他,只见他手一扬,一阵风吹过,他的手上多了一只灰不溜啾地小黑鸟。它的小嘴还在一张一合的就是发不出声音。瞪时,我崇拜地目光又亮了几分,“爷爷,你是不是神仙啊,又可以管着鬼,还会好厉害的法术?”他的脸更红了,“咳咳咳,爷爷我只是一个小仙,啊哈哈哈,不要在意,不要在意。”当时的我以为他只是谦虚,没想到,他只是难得的说了一次真话而已。

  “来,丫头,把手伸过来。”闻言,我迟疑地伸出了手,他竟然将那只黑黑的小鸟放在了我手心,我呆了,小鸟愣了,张大了嘴巴,那样子要多傻有多傻。 “爷爷,你给我这个干嘛,它长得好丑哦,我不想要。”小鸟听了我的话,浑身打颤,两眼仿佛要喷出火来,奈何现在发不出声音,不然,我毫不怀疑他会说出多少恶毒的话来。

  老爷爷高深莫测地笑了笑,“丫头啊,爷爷给你这个呢,就是想让你帮个忙。”“什么忙?”我忙问道。他摸了摸长长的白胡子,叹了口气,半晌才说道:“丫头啊,不瞒你说,爷爷我大难将至,可是还有心愿未了啊。”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心酸哀怨,“我马上就要走了,可是这鸟却还要人照顾,要是我走了,他怎么办啊?他是我的一个前辈送给我的,我答应过他要好好把他抚养成人的,如今让我有何首页去见他啊!”说着,竟是老泪纵横,痛哭流涕。我心一酸,差点也掉下泪来,“爷爷,你别哭啊,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它养大的,我也不嫌弃它了。”“真的?”“真的。”我点点头。“那就好。”老爷爷的哭腔一下子没了,抬起头,脸上干干净净地,哪里有眼泪的影子啊。

  我正疑惑间,他又一把拉起我,指着不远处被一些雾气缭绕的小庙对着我说,“丫头啊,爷爷怕你反悔,你要答应爷爷在山神爷面前起誓,爷爷才相信你。”

  “这么麻烦啊?”我有点想打退堂鼓了,“我知道,我要辜负了我的前辈了,我再无颜面去见他了,啊啊啊……”我捂住耳朵,这简直就是魔音穿脑啊,为了我的耳朵,我想也不想地说,“好好好,我答应你。”

  “那赶紧的。”老爷爷一脸正经地催促我。我突然想到,我是不是上当了。

  只是还没来得及多想,老爷爷一把将我拖到了小庙前,这小庙已经相当破旧了,可能因为位置太偏了,所以没有来拜的缘故吧。我一面胡思乱想着,一面按照他的指示,下跪,磕头,一字一句地跟着他念,虽然我完全不明白他让我念瓣东西是什么。就在我以为一切结束了的时候,老爷爷从怀里掏出一枝树枝,表情很是严肃庄重。“丫头,把手伸出来。”“这也是要给我的吗?”上次让我伸手,给了我一只鸟,这回不会想把这烂木头也给我吧。

  “土地……”好像是那个何奶奶的声音,只是还未说出口,便让老爷爷凌厉的眼神给止住了。林子里一片寂静,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不敢接这东西。“丫头,别怕,爷爷不会害你的。”我望望他慈祥的脸,又望了望四周黑呼呼的林子,心一横,算了,不就是一树枝嘛,有啥大不了的,手一伸出去,便感到指尖一阵疼痛,他他他,竟然用这树枝划破了我的手指,殷虹的鲜血落在树枝上,一下子便消失不见了。我嘴一掘,刚想哭,只见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那段树枝竟然通体变得翠绿,而且似乎还在闪着绿莹莹的光芒。紧接着,一阵耀眼的光芒闪过,树枝不见了,而我的手上却多了一只碧绿的手镯。老爷爷的像是松了口气,我的眼前却出现了几行字,“善行善报,恶行恶报,土地之职,扬善惩恶。”我的天,虽然我才十二岁,但是好歹我也识字了,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着,我不会告诉你,我是咬着牙念的。我盯着老头的眼睛,“请您给我好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老头讪讪地笑着,“嗯,这件事呢,呃,其实就是……”

  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土地神,因为待在山里实在是太无聊了,没错,你没看错,就是太无聊了,他决定找个传人,然后就可以跑路了,去找他的土地婆。而我,就是那个倒霉蛋了,谁让今天竟然没有一个人到这边来,他只好逮着一个是一个。“那么说,那只兔子就是你用来引诱我的?”“呵呵,没错。”“所以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骗我的?”“这个,这个,怎么能叫骗呢,你看,我是要走了嘛,就让你代我照顾一下这些个鸟啊,鬼啊什么的,那再顺便把我这小庙也收了吧。” 这个不要脸的竟然还说的出口,我只是一个小孩子好不好,从来没想到要跟这些什么神啊鬼啊的打交道,再说了,被我妈知道了,我的屁股有可能就保不住了。

  “我不要,我拒绝!”我斩钉截铁地回答。老头一听,竟然身子一歪,躺在地上就哭了起来,说我不守信啊,明明答应了的事竟然反悔,我被他的魔音弄得头都大了,“大爷,我求求你,你到底是看上我哪了啊,我改还不行嘛?”

  “嘿嘿,不行,丫头,我告诉你,我就是看你顺眼,”他笑嘻嘻地看着我,竟然还冲我眨眨眼,“而且,丫头,别怪爷爷我没有提醒你,你刚才可以已经和这神器结成了血契了,现在你就是它的主人了,也就是说你已经是土地神了,反悔不了了。”说着,竟然还哈哈大笑。

  也许是我脸上表情太吓人了,死老头不笑了,一步步地往后退去,“丫头啊,给你的东西,都在小庙里,你自己拿啊,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再见。”说完,竟然闪身不见了,远远地还能听到他喊,“丫头啊,这些鬼就归你管了啊,你可得看牢一点,别让他们捅出什么篓子了,不然,有你收拾的了。还有了,那只小鸟,他真是只凤凰,只是还小,就是脾气坏了一点,你多多照顾啊,哈哈哈,保重啊……”

  我抬头,无语地看着林子里飘来飘去的几个鬼影,对,没错,从这手镯戴上起,我就可以看到鬼了,可是我已经没有力气害怕了,我的脑海里只回荡着他的那句保重。

  “保重你妹啊!!!”

  那天,我不知道是怎么走出了林子,怎么回了家,我妈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竟然破天荒的没有打我。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村子里大家一大早起来就都是诛事不顺,所有人都呆在村子范围没有跑远,特别是小孩子就更加不许出家门了。就只有我,傻呼呼地自投罗网。知道真相的我,已经欲哭无泪了,我看看躺在枕头上呼呼大睡的小黑鸟,竟然还磨牙,我去,世上有磨牙的凤凰吗?我翻了个白眼,又不小心瞄到了趴在房梁上的几只鬼,正围坐在一起唠着磕,见我看他们,还整齐地给了我一个微笑。何奶奶那个亮闪闪的金牙差点闪花了我的眼。

  我默默地转过头,忍下心头的吐槽,枕头下正压着我从小庙里翻出来的《土地神养成计划》,原来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神仙也在与时俱进啊。

  我哀叹一声,捂住脸,苏小清,你就认命吧!

  于是,我,苏小清,在十二岁那年,硬生生的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一个土地公,外加一群鬼和一只小鸟的保姆,从此过上了水深火热的苦难日子。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