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荒地野鬼 > 详细内容

荒地野鬼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跪下给我唱征服  阅读:85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荒地野鬼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昨晚发生一件大怪事,李三嚎啕大哭了一整夜,当真闹得是鸡犬不宁,人心惶惶。

  一大早,李三的婆娘就急急的敲开了郑奶奶的家门,后面还跟着几个年长的老者,拿着旱烟皱着眉,一脸的无奈。

  “老奶奶啊,你可得看看咋回事啊,三儿他闹了一整夜,不是哭就是笑神经兮兮的弄不明白咋回事,这几个叔公也犯愁你得看看啊”李三婆娘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李奶奶是村里的有眼人,就是能看到冥界的脏东西,凡事疑难杂症她都能给你化解了,在村里可算是名人。

  “哎呀,快起来,你这是干啥,看医生没?是不是病了?”李奶奶赶紧扶起李三婆娘问道。

  “奶奶,我看过了,就是体弱,可开了几副草药吃了不见好,我也发愁了可没见过这样的怪事”村里的曹郎中一脸郁闷的表情,很是恼火的道,他可是药到病除的神医,这会遇上了这怪事让他好生费解。

  “他奶奶啊,你就给看看吧,免得家里再起风波,是不是李大不肯走?”宋叔抽了口旱烟想起来了什么忽然问道。

  李大是李三的大哥,前些日子得病死了,他是个老光棍,死了因为没有老婆该不会是他阴魂不散不肯走?李家也就李三淘的婆娘,老二小时候走散了至今也没有消息,在李三犯病时人们第一个疑惑就是刚死不久的老大造的虐。

  “就是就是,他都死了怎么还缠着俺的汉子?”李三婆娘顿时恍然大悟似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

  门口人群越来越多,李奶奶也算是李三的外亲啦,她怎么可能会不管呢?于是她叹了一声道:“朗朗乾坤咱行的正不怕鬼上身,小三的事咱慢慢看,你们都散开吧”说完带着李三婆娘还有几个长辈进了屋子,李奶奶好言好语劝离了那些看热闹的乡亲随后走回了屋子里。

  几个长辈都已经坐好等着她,李奶奶一个人过活,他的过去没人提起过,老一辈的人也都绝口不提因此很少有人知道李奶奶的过去,反正都知道李奶奶是个大能人。李奶奶的正屋供着一尊外型怪异的神像,看不出是什么神。她捻起两根香燃了,随后转过身对着长辈道:“各位叔伯,起坛问神是件很费神的事,能不请最好不请,阴阳各有所碍,道不同互不相融,如果强加干涉后果很是严重,待我问问她你们暂且莫不做声吧”。

  长辈自然知道这些规矩,再说李奶奶做事他们也只是关心一下,要说干涉还不至于,因此都点头默不作声。

  “李三最近去过哪里,啥时候得的事?去没去过李大的坟上你可要说清楚,要不然我也没有办法”李奶奶正色道,看来这一点也不能马虎。

  “没去过哪里啊?就是前几天晚去王四家喝酒回来时已是后半夜,全身泥土,我扶他进屋上炕休息,还没多久就发病啦直到现在”李三婆娘回忆了一下道。

  “他光喝酒也不至于这样,还去过哪里?”李奶奶想了下继续问道。

  再问李三婆娘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还是说着之前的话。李奶奶叹了一声回身把那两柱香拔掉丢在一旁,接着道:“咱们去看看李三吧没有头绪问也白问”。

  李三会手艺,平时爱喝点酒但不赌博家境还算不错,屋里屋外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家具虽然不多但也被擦拭的一尘不染。李三正躲在被子里嘿嘿傻笑,一会自言自语一会嚎啕大哭,看的人都感到很是莫名其妙。

  李奶奶看了看李三的衣服沉思了一会嗯了一声道“走吧,带点纸钱去村口旁的臭水沟旁边的柳树下等我,我回去取点东西就去”。

  “村口老柳树下?”一听这话几个老人顿时眼睛一亮,那可是乱坟岗啊,去那里干什么?众人虽然一阵迷茫,但还是按照李奶奶的话去做了,待准备好东西一起来到那棵柳树下时才发现,这里好荒芜啊。

  杂草荒乱、臭虫嗡嗡,因为是偏僻的地方毫无人烟,厚厚的枯叶还有成片的兽粪搅合在一起,还未到柳树下便被那臭气熏天的味道给阻挡了,只好站在旁边等李奶奶。

  李奶奶带着一个黑包迈着小碎步缓缓走了过来,她理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道:“你们站这吧,把纸钱给我,我进去就好了”说完便走了进去。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草丛里燃起了一股黑烟,不一会李奶奶满头碎叶的走了出来,草丛里的尘土沾了一脸,她拍了拍衣衫道:“回去给三儿烧点红糖姜水喝就行了,晚上别让他出门,打扰了鬼休息鬼不闹才怪”。

  等众人走回来后,果然之前一直神经兮兮哭闹不停的李三此时正稳稳的睡在炕上,一旁的宋叔见状疑惑的道:“奶奶,这是咋回事?不是李大?那是谁?”。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