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红色口红 > 详细内容

红色口红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妳是我の明天  阅读:10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红色口红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司徒信步履蹒跚地在漆黑一片的路上走着,他不知道现在已经几点了,昨天刚买的手表现在正在别人的手中,不甘和厌恶充斥了他的全部。“要是老子再有个几百,不让你们脱光了回家”他狠狠地吐了口唾沫,不停地咒骂着。他刚告别一群被他称为牌友的人正一个人步行回家,回到距离有半小时车程的家中。现在的他已经身无分文,他能想象在家等着他的杨依云的表情。不,她已经不再会等他,他也懒得去想……或许今天他应该去另一个地方

  王瑞伊醒了过来,窗外射进来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让她一时睁不开眼。她扭头看了看放在床边柜子上的闹钟,已经接近10点了。她很庆幸今天是周末

  昨天晚上她完全没有睡好,接近凌晨1点的时候她被一阵门铃声惊醒。当她拖着睡意朦胧的身体去开门时发现来的竟然是她的好友,杨依云

  然而让她惊讶地并不止是她为什么会这么晚来到这里,更奇怪的是明显精心打扮了一番。

  “怎么了?”被赶走睡意的王瑞伊楞了很久才问道

  杨依云摇摇头,显得很疲惫

  “先进来吧”

  她点点头,径自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呃……先喝点水吧,你这是怎么了?”王瑞伊倒了杯水坐到她身边,她发现杨依云脸色不太好

  “又吵架了?”她关切地问

  但她没有回答,不过王瑞伊能猜到八成就是了。自从去年开始似乎由于工作不顺的司徒信性格大变,她仿佛能看到杨依云身上的各种伤痕。当然还会有其他原因

  王瑞伊叹了口气

  “听我的,离婚算了,他已经变了。”王瑞伊伸手将杨依云搂进怀里安慰道。她发现杨依云的身体是如此冰冷,微微颤抖

  杨依云依旧摇摇头,双手轻轻捂着肚子,若有若无的液体满满划过脸庞滴落在手臂上

  王瑞伊叹了口气“这样纠缠下去只会让你自己受苦啊”

  杨依云突然停止了微微抽泣,抬起头来看着王瑞伊

  她发现杨依云的脸色是如此惨白,没有表情。眼睛也许因为刚才的哭泣红红的,但她觉得似乎又不是

  突然杨依云微微朝她一笑,那涂着红色口红的双唇与惨白的脸色有着强烈的反差,不禁令她有些心虚

  “这个,送给你”她慢慢抬起一只手直直地伸向王瑞伊,摊开手掌,上面不知何时躺着一直红色的口红

  “给我?怎么突然……”

  杨依云摇摇头,示意她拿着

  王瑞伊接过口红,拧开盖子。她发现杨依云涂的似乎就是这只口红

  “听我讲个故事好么”杨依云缓缓道

  “嗯?”王瑞伊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杨依云似乎没有想等她回应

  “以前有个村庄里生活着一个老妇人,她有个儿子,那个儿子明明有着好工作却嗜赌成性。在外人看来他衣着体面,气宇轩昂,但在家里他总是向那老妇人要钱,只要不称心就拳脚相加。然而老妇人在邻居面前总是说她儿子如何如何对她好。直到有一天,邻居发现老妇人手里多了只口红,红色的口红。她整天拿着它……他们很奇怪,老妇人过了爱打扮的年纪。为什么对这只口红爱不释手。于是就问她,她回答说这是儿子从很远的地方给她带来的礼物,生日礼物。邻居都很羡慕,一个劲夸她儿子孝顺,老妇人也笑了”

  杨依云停了停

  “然而第二天,村民们发现那男人竟然死在了自己家中。完全没有外人入侵的痕迹,尸体上也没有伤口。然而尸体里的血一滴也不剩了,简直就像是被抽干了。只是……尸体的嘴唇上涂着口红,红色的口红,红得就像血一样……”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