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鬼故事 > 小镇 > 详细内容

小镇

分享到:
关闭
作者:阿狸,他爱桃子  阅读:104 次  点赞:2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小镇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天渐渐地冷了,把这个小镇衬托的格外阴凉,夜里的人们迎着寒风,下意识的裹紧了风衣。

  易竹来到这个小镇已经有四天了,住在一家破烂的旅店,这个小镇似乎很偏僻,若不是来找她的男友,她是决不会住在这个阴森的地方的。

  这天,易竹挨家挨户的询问了关于男友的一切,没有任何信息。

  这个镇子的人,

  非常奇怪。

  奇怪到可怕。

  因为易竹和小镇里的人打招呼,他们不是专心致志地做一件事就是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她,那种眼神,格外空洞,漆黑得不见底。易竹不敢看他们的眼睛,因为她觉得那种漆黑三秒钟的时间就足以吞噬一切。

  这天,大雾迷茫,镇上人更加冷漠了,易竹走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一位扫地的老婆婆,那位老婆婆一句话都没有说,爬起来拿起了枯树干做成的扫把,机械地扫着地,易竹扶住她的手,她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手一伸一缩,还在不断念叨着:“扫干净???扫干净???”易竹吓得直往前跑,手机,钱包,化妆袋,落了一地。

  易竹准备走了,一是因为害怕,二是因为她已经死心了。

  就在这天晚上,易竹回不去了。

  易竹准备回旅店,第二天走的时候,她发现了更可怕的事??????

  大街上没有一户人家亮着灯,看看手表,不过才七点而已,难道他们都睡了?七点,不可能,而且,大街上大雾迷茫,白森森的,仿佛是为一只只驱虫所布下的幕布,路灯如同被掐住脖子的将死之人,扑扇了几下,没有了亮光。

  易竹好害怕。

  她尖叫着,一路狂奔到了旅店。

  她现在一唯一的,可以信任的只有向她收钱的老板娘。

  门开着,屋里没有灯光,易竹轻轻地走了进去:

  “有人吗?有没有人?有??????”

  “砰!”

  一声响动,打断了易竹的声音。易竹下意识的猛然转身,木门已经关上,易竹跑向木门:“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要在这鬼地方!!”

  易竹哭喊着,绝望已经溢满了她的心脏。

  仿佛突然间,这所旅馆充满了鼻腔里的呼吸声。在某个角落的,不属于易竹的呼吸声。

  呼???呼???呼???

  “谁!!出来!!不要藏着???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易竹已经没有力气去掰门锁,她无助地跌坐在地上。

  她看见,楼梯角仿佛有东西在闪动。一闪。一闪。

  易竹仿佛看见了希望,又仿佛看见了死神。

  她还是轻轻地,缓缓地向闪动的地方靠近。她仿佛没有了呼吸,不,她是不敢呼吸。

  就在易竹离闪光还有三步的时候,闪光的角落,突然爆开一束红光,那不是红光,那是血,血溅到了易竹身上每一处。

  她看见了角落的、爆出红光的“东西”。

  是一个几乎没有了四肢的布娃娃,胳膊处插着一把刀,腿已经断了一半,嘴用针缝了起来,脸的下半部分,已经残缺了一半,染着血的棉布,从缺口处冒出来,唯独一双纽扣???????不!!!那是人的眼睛!!!冒着血丝的、盯着易竹看的、闪着红光的眼睛!!!!易竹吓得趴在了地上,惊吓过度的她,手指已在抽搐。

  仿佛有生命的、只有一只手的娃娃,像易竹爬去。

  “啊??????”

  易竹信错了人,信错了每一个东西,单纯善良的她,并不是死在了布娃娃的手下,而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