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鬼故事 > 留住爱 > 详细内容

留住爱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惦念的男人  阅读:158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留住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白然喜欢上一个男生,可是这个男生有女朋友,每天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与别人恩恩爱爱,白然很伤心,她想也许自己就不应该得到爱,就连父母不是也早早的离开自己了吗?可是白然有点不甘心,就这样没有任何努力,自己还是会后悔的。

  白然自幼就没了父母,靠着是医生的父母留下的一笔遗产,日子倒是无忧,所以在白然读完大学之后,白然就根据自己所学的中文专业成为了一名自由写手,也许是自小就没了亲人,又独自住在父母留下的老房子里,所以白然的性子很是安静。

  白然喜欢的这个男生叫做林城,是一名建筑师,长得很清秀,平时话也不多,但是林城笑起来很温暖,白然就是因为这一抹温暖的笑而对他心动,后来林城的公司看上了白然父母留下的房子,于是林城被派来与白然洽谈相关事宜。

  林城还记得第一次看见这所老房子的时候,自己心里的激动,这是上个世界的老建筑,也许对于别人来说,这老房子已经是破烂不堪,但是对于林城来说这座建筑一定会引起建筑界的轰动的,所以林城毫不犹豫的向公司毛遂自荐,当他终于走近房子时,他感觉面前斑驳的墙壁仿佛伸出无数双手臂召唤着自己。

  白然站在的窗户边,看着楼下的林城,眼里闪烁着炽热的光芒,当她听到等待已久的门铃声响起时,她轻快的走下楼梯,阳光自厚重的窗帘渗出点点星辉映在楼梯上伴着重重阴影。随着吱呀一声,白然看到了林城,依旧只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黑色的裤子。

  林城也看到了眼前的女孩,第一印象就是瘦小,他想这女孩恐怕只有60来斤吧,脸色也很苍白,带着常年不见阳光的那般孱弱,眼底带着重重的青影,林城想着眼前的女孩是个孤儿,心里不禁带着同情,于是对着对面的白然友好一笑,然后说明了来意。

  白然自知他的来意,扯了扯嘴角想对他也笑笑,可是有点僵硬。她想,要是林城的笑容能够永远留在我身边就好了,白然将他请进了屋,林城打量着整个房子,可是对于整个布局林城一点都看不清楚,因为整个房子的窗户都拉上了厚重的窗帘阳光基本透不进来,由于对眼前房子过于热忱,林城都忘记了存在感极低的白然,自己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

  可能由于太久没打扫,窗帘上积了一层层灰尘,等林城拉开了窗帘打开窗户,霎时一股大自然的清新之气冲淡了房间里阴腐之气,林城这是才看到房子的后面是大颗大颗的古树,枝繁叶茂的。这是林城才想起自己僭越了,回头看到的确是眼神迷茫空洞的白然,她仿佛有点惧怕阳光,躲在大门后面的阴影处,林城心中一时内疚,赶忙走了过去。

  建筑公司是在林城女朋友找到公司来时,才知道林城消失了,之前林城向公司承诺抽出一个月时间去洽谈一栋老房子,老板一向很重视自己这个手下爱将于是答应给他一个月,不用上班也放掉手上的其他业务,为的就是让他专心谈这个案子,现在她的女朋友却哭哭啼啼的跑来公司要人,说怎么也联系不到他,于是焦急的众人只好报了警。

  由于地理位置是在偏僻,警察在搜索到白然的房子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以后了,据悉,这所老房子还是身为医生的白然的太爷爷留下来的,在警察调查时,有些年纪大的老人还说这座老房子以前还为抗战时的中国共产党躲过不少敌军,白然的太爷爷也曾研究出许多药剂救过不少革命人士,但是可惜白然的父亲虽然医术高明可是品德却不好,与白然的妈妈结婚没多久就和别的女人跑了,白然的妈妈大受打击精神恍惚竟离开了家不知所踪。众人敲响白然的门时,白然依旧站在窗户前看着楼下,曾经打开的窗帘已经被重新掩好。

  开了门,警察带着林城的朋友进来的时候,大家只感觉到一股寒冷,外面已经是7月的天了,这房子却是温度如此低,还带着一股不正常的腐坏之气,再加上看到眼前穿着白裙子。眼珠深陷的女孩,饶是见惯血腥场景的刑警也是心中一颤,这房子定有古怪,可是令大家大失所望的是,警察将房子里里外外搜索了半天就连屋后的泥土都被翻了过来也没见到任何异常,古怪的只有那股令人不舒服的腐败气息,大家看了看眼前骨瘦如材的女孩,又想到这房子都有20几年没有大人住了,白然只是不爱打扫而已,但是为了谨慎起见,警察还是派人仔细搜索了一周,仍未所获,警察只好撤了防线。

  白然又回到了自己的房子,这天晚上的月亮很圆却可惜被云遮了一大半,被翻转过来的古树已经恢复了原样,随着夜风,树叶发出摩挲之声,像极了嘤嘤的哭泣声。古老的房子里突然传出阵阵脚步声,屋里很黑,看不清任何物体,只有那抹白裙在黑暗中飘忽着,慢慢地白裙飘到了一楼大厅的一幅画像前。

  不知怎么的,画像后出现一扇门,里面竟露出丝丝灯光,随着白裙飘了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一张全家福,正是白然一家三口,接着是贴满墙壁的画纸,第一张是身着白裙的小女孩用刀在一个男人的脸上慢慢地划着,男人的脸上带着微笑,女孩眼睛闪着光芒嘴角也带着微笑,第二张是女孩继续划着身下女人的一张笑脸,第三张画纸画的依旧是白裙女孩只是长大了许多,同样在重复着前面的动作。

  不过这次纸上却多了三个血红的大字“留下来”。而摆在房子中央的是三幅骨架,其中一幅还凝着红色的血块,放在旁边的是三个硕大的玻璃罐子,前面两个看不清里面装着什么,身着白裙的女孩却是径直走向了第三个罐子,将它慢慢捧起抱在怀里,回转了身。

  女孩的一双眼珠深陷,眼神空洞,皮肤苍白,正是白然,只是嘴角却轻轻扯起露出一丝僵硬却心满意足的笑容,这时才清楚她手上罐子里装着也是一张僵硬的笑脸,正是林城,此时灯光打在前面两个玻璃罐子,也是两张惨白的笑脸正是全家福中的两夫妻。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