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鬼故事 > 死亡招待所 > 详细内容

死亡招待所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没有节拍  阅读:20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死亡招待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卓阳芬终于大学毕业了,在工作之前,她打算先放松下跑遍祖国的大江南北,然后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

  与她想法一致的还有两位同宿舍的同学一个叫齐海露,另一个叫汪小亚。

  这两位都是东北女孩,都说自己的家乡好,约卓阳芬去他们的东北老家沈阳。

  三人一行坐上北去的火车,可是在离沈阳还有一站时,卓阳芬瞧见火车外那一望无垠的玉米地兴奋起。

  卓阳芬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从一落地就只见到大都市的高楼和穿往不息的汽车,此时看到这么多的玉米地,壮观的场面让她抑制不住兴奋,一心想体会农家乐的趣味,便拉着那两位同学提前下了火车。

  由于是镇,人来往不大,火车站不但小而且陈旧,用得还是抗战时的铁路线。

  卓阳芬站在月台上举目四望,感觉瞬间回到了二三十年代。

  夜色渐渐漫下,三人提着各自的行李走出了月台,就近寻了家招待所打算住一晚,明早便在小镇上逛逛体验下农家的乐趣。

  招待所紧挨着火车站,是一幢四层小楼,小楼也很陈旧,约摸跟火车站的时代差不多。三人各要了一间房,紧挨着住了下。

  在招待所的大厅用过晚饭后,便各自回房休息。

  卓阳芬懒懒地躺在床上,旧式的木床让她感觉很硬,并不舒服,好在下面垫了两条棉被,倒勉强能入睡。

  听着火车车轮撞击铁轨的声响,还有那时明时暗的车站灯光,恍恍入了梦。

  突然一声尖叫声把她从梦中惊醒。卓阳芬不安地爬起,敲了敲齐海露和汪小亚的门,把他们一一叫起。

  “你们刚才听见了什么?”卓阳芬不安地说。

  那两人正睡眼惺松均摇摇头,表示没听到。

  “阳芬,你是不是在做梦啊?”齐海露打了个哈欠,转身又回屋继续见她的周公。

  汪小亚安慰卓阳芬不过是场梦不要多想,说时也转身回屋。

  卓阳芬见那两位睡意正浓也就没跟她们再细说,可对于刚才的尖叫声,她却觉并非做梦。

  一个人闷闷地回到屋里,望着天花板发呆,又一个小时过去,她依旧无睡意,翻来覆去间,又听到一声尖叫声,这次的叫声比上次还要响,还要来得凄惨,仔细辩认,卓阳芬断定她没有听错,那声音是由女子发出的,声音充满了惊怕无奈,清晰地好像就在自招待所附近。

  卓阳芬披了件衣服,打算出去瞧瞧,这次她没有再唤醒那两位同学。

  沿着招待所黑仄仄的走道一直往东,她来到一个露天阳台。

  仔细听,那呼叫声竟是从阳台这边传来的。

  卓阳芬站在阳台上望了望并没有发现什么,阳台上光秃秃的,只有夜风呼啸的声响。

  只是那哭叫声已绕到了她耳边,接着是一阵阵皮鞭的抽打声,声音清脆,鞭声响彻在黑夜里,每一下都打在卓阳芬心里。

  卓阳芬自认为胆大,围着阳台转了一圈,发现阳台中间有块窨井盖,那声音像是从井盖下面传来的。

  卓阳芬蹲下腰,偷偷将窨井盖挪了挪,但井盖相当的重,她使尽全力只掰开一点点,可这一点点已让他大吃一惊。

  下面是一条很深很深的印井,那印井正东西走向,像一道隧道,又像一间没有底的暗室。

  卓阳芬不禁思磨,这家招待所为何会把印井修在了顶楼上,不过看印井里铺盖了粗细不一的电线,料想应该是配电房。

  印井里的哭泣声此时已变成了哀求声,卓阳芬越听心越急,不时四处找找了,居然找到了一根木棍,借用杠杆原理,用木棍橇起印井盖,终于将井盖挪开。

  此时她的心怦怦直跳,见四处无人,顺着铁质的扶手楼梯,小心翼翼地爬了下去。

  哭泣声变得越发清晰,“你们放了我吧!”

  女子哀求道,却等来一阵毒打,“啪啪”的抽打声让卓阳芬的心捏得紧紧。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