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鬼故事 > 新尸 > 详细内容

新尸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浅唱那情歌  阅读:20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新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那是一个炎热的中午,满地冒烟的公路就像一滩热气窜动的岩浆。一辆白色面包车疾驰而过,扰得热气都在打转。

  我正在发愣,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个衣着破烂的老太猛抓我的手臂,她的力气极大,枯瘦的手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头发灰白,摇摇晃晃快要站不稳的样子。她猛的一抬头,露出前额一块显眼的紫红色癍块,她的脸萎缩得像揉成一团的面包,突出的眼睛蒙上一层白翳,眼神空洞没有一丝生气,她好像模糊的说了什么。当我回过神来,根本只有我一个人。好像那老太婆只是这空气中的一股热气。尼玛,这什么老太跑这么快?

  终于回到了寝室,其他人还在床上,各自的电扇嗡嗡作响。我们寝室有四个人,有一个没回来,室长是健壮型的肌肉男,他一直想当兵,但是受到家里极力反对也只好作罢,他正在摆弄他的瑞士军刀。李医生一看就是猥琐宅男,精瘦的脑袋挂着一副金丝眼镜,他在看他厚到可以拍死人的书。

  我打开电扇,躺上床。刚才见到的白色面包车好像停在实验楼下面,不知是做什么的。自从来到X医学院,听了不少灵异事件,大多是关于实验楼的,这也正常嘛,也不想想那里面放了些什么。

  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是林。“你们猜我见到了什么?”他老是精力充沛似的,不知又见到什么稀奇的东西。

  “什么嘛?”老大有气无力的回应。

  “实验楼,实验楼来新的尸体啦。”

  “不是吧?你是不是看错了?”所有人都问起来。

  要说来了具尸体大家都很兴奋,现在国内的情况,医学院要有尸体是很不容易的,很多标本都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新的尸体自然很难得。

  他见到大家都提起兴趣很是得意,我也抬起头来听他讲起来。

  “真的,我亲眼看到尸体抬抬进实验楼的,是一个老太太,头发都快全白了,布没盖好,我还看到了死人头,她的脸可吓人了,额头上很大一块色斑。”

  我心里一惊,立马觉得后背一凉。不会这么邪门吧?他们还沉浸在可以看尸体的兴奋中,而我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强迫自己睡过去。

  按道理说我心烦意乱的应该睡不着,结果没多会儿就沉沉睡去,我做了个梦。走在回学校的路上,天气酷热难当,这路仿佛永远也走不完。突然,一辆白色面包车驶过,我的手臂一下子被老太抓住,她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我却怎么也听不清楚,我死命挣脱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她的眼睛血红血红的,头上的色斑也越加显眼,仿佛要渗出血了一样。她一遍一遍重复,我听不清,也不想听。我急了,大吼起来,随着就惊醒了。

  黏糊糊的出了一身的汗,枕头湿透了。手被压着,正发麻。我得去实验楼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实验楼很破旧,四周是楼,中间有个小水池。水很脏,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东西。光影攒动,可能里面还有鱼。

  是刚运来的尸体,应该还在一楼,有几间实验室是开着的,黑洞洞的,仿佛光线都被吞噬了一样,里面的情况完全看不明。我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找哪一间。

  正犹豫,猛然发现原来半掩的一道门被打开了,不知为什么,我确定就是这间了。我挪到门口,往里张望。尸体就在解剖台上,白布盖住了,我没感觉有风,却看到白布下面在随风摆动。

  我慌张的往墙上摸,想要开灯来尽快驱散这诡异的气氛。但是,我怎么也摸不到开关。白布摆动幅度越来越大,我刚看到老太花白的头发,白布一下子就被吹翻到一边。那解剖台上的老太赫然就是我中午遇到的老太婆。仿佛胸口被猛击一拳,我几乎不能呼吸。我闭上眼睛,再缓缓睁开,猛的发现老太正抓着我的手臂。

  我好像昏了过去,睁开眼我正站在实验室,同学们都围在我前面看着什么东西,指指点点,我问后面的人在看什么,没有人理我。我只能压着前面的人踮起脚艰难的往前看,不知怎么的,我前面的人突然散开了,我一下就扑到了最前面。

  竟然是老太婆,她已经被开膛破肚,四肢僵硬,不自然的伸展着。她的肚子里居然是李医生的脑袋,李医生咧着嘴发着难以言喻的拧笑。我已经不能再作出任何反应,有人在拍我的肩,我这才回过头去,是林。“老太太有话对你说。”他脸上挂着诡异的笑,所有人都带着诡异的笑。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