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鬼故事 > 把鬼带进寝室 > 详细内容

把鬼带进寝室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吃得咸点灬  阅读:62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把鬼带进寝室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学校的夜晚静悄悄。

  倒不是因为这里地处郊区地段,过往车辆和工地不多,只是因为最近学校里花了大价钱把所有的宿舍楼的窗户都装上了不锈钢的防盗窗罢了。

  然而本来这还没什么,可是学校竟然让那个施工的把所有的膨胀螺丝都焊死了。如此一来,也断绝了学生们试图通过把膨胀螺丝旋开然后溜出去的意图。因为早在几个月前就有新闻说一个学校的学生晚上通过旋开防盗窗的膨胀螺丝然后打开防盗窗出去结果不慎坠落被划毁容的事情。

  这个学校是个二流学校,那些买进来混日子的学生还真不少。因此在之前每天夜里学校都不“安静”,总会有一部分学生翻爬窗户溜出去到附近的网吧上网。而张卡白就是这群每天晚上都会出去“活动”的夜猫子中的一员。

  而现在,他正躺在床上愁眉苦脸不知道怎么出去呢。对于他来说网瘾被禁实在是太痛苦了。他也忘了早几天出去上网遭遇的不快。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整个学校就只有路灯的光芒几点几点地撒着。

  他和几个小伙伴蹑手蹑脚地走在主干道上,生怕脚步声过大引来巡逻的保安和时不时出来执勤的老师。好在今天没月光,他们也内被发现。

  他走在最后面,一边注意着动静,一边小心翼翼地走着。然而突然脖子后面却是一阵凉气吹来,痒痒的,弄得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他刚想说别闹的时候,却是突然记得自己走在整个队伍的最后面,自己的身后是没有人的!他心头一凉,难不成是被发现了?眼珠滴溜溜一转,心头想好托词,就准备接受劈头盖脸的批评。然而转过头来却是发现,身后什么也没有。黑暗中只看得不远处的路灯光,什么异样也没有。

  那……风?可是树叶一点也没动。他身上也没感觉冷,可是自己脖颈……

  他还在胡思乱想着,队友却是发现他掉队了,反过来又拉他赶紧走。在游戏

  的诱惑之下,他加快了脚步暂时忘记了这件事。而后一番激战却是把这件事扔到了脑后。而他不知道,他已经把那个东西招来到了自己身边。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手机在一个星期前就因为在上课看小说可是没关声音结果别人一个电话打过来然后被老师没收了,由于是月假放假还遥遥无期,他正百般无奈。买个模型机去偷换回来吧?可是囊中羞涩。他不自觉又摸了摸裤口袋。

  他的箱子里是有一大包吃的东西的,可是他拉链上还挂了一把小锁。可是在几天前的一次晨跑过后他发现那一片单片的钥匙莫名其妙找不到了。

  本来一大串的东西就已经从裤口袋里拿出来了,裤口袋里应该没什么东西了的,可是他一伸手,却是一个硬梆梆的触感让他心里为之一动。什么情况?他又摸了摸,似乎是一片钥匙?

  拿出来,心里一喜,赶紧就要去开柜子拿吃的东西。毕竟放了这么久了,心里也想了这么久了。箱子在柜子里,柜子就在床下面,一个翻身就能够够到。

  然而等他翻过身正要开锁的时候,“砰砰砰”柜子里几声响动吓得他把手又缩了回去。什么鬼?!寝室里大家都睡觉了,安安静静的,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他还真吓得不浅。

  老鼠么?肯定是。这里蟑螂都不少,有老鼠也很正常。他暂时也不管那么多,毕竟还是拿吃的要紧。然而却是忽然感到脸上有些痒痒的,什么东西在挠一样。

  不自觉用手一把摸去,然而却是一缕头发。嗯,头发……头发?!半天还没反应过来,这里可是男寝,自己上铺的可是个相当短发的男生!

  他想了想,或许是带进来的呢?看起来,头发是从上铺垂过来的。他不多想,抓着这一缕头发就是一拽。这不拉还好,一拉,只感觉手上传来一阵阻力,然后消失,借着就是“砰”地一下,什么东西掉了下去。

  什么东西?他偏过头来,借着外面的月光看到,地上赫然是一个女人的头颅!可是为什么只有一缕头发?!而且,那滚落的角度,使得那头颅面容正好让他和它四目相对!他只觉得头皮一炸,一时间都忘记了思考。然而床下再度响起的“砰砰”的声音根本就不给他思考反应的时间。

  嘎吱嘎吱,穿开始晃动起来。他想爬起来,可是又不敢。他看着从上铺的床沿开始滴血下来,开始只是一滴一滴,结果越来越快,几成血帘。

  “啪!”他陡然听到了柜子被打开的声音,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去碰那个柜子。

  他忽然间却是看到自己床沿搭上来一只手,看不清什么颜色,而那只手正在朝自己抓来。他后退,可是后面已经是墙壁。他半弯腰站起来,然而却是想不到脖子上突然一紧,上铺墙缝那里竟然有一只手就这样掐住了他的脖子!

  “咔”一声,他还没来得及想怎么回事,却是已经不能想了--雪白的墙壁霎时变成了红色。可是,紧接着,那红色却是一点一点褪去!而床上的他,此时已经成了一副断头的皮包骨头。可是……头呢?!

  本故事所有人名地名机构名纯属虚构,如有和现实重合,纯属巧合。如有冒犯,还请见谅,谢谢。笔者留。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