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血婚纱 > 详细内容

血婚纱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还我男盆友^  阅读:210 次  点赞:5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血婚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轰……”礼炮的声音响彻天空。某市一个安静的街区里开了一家婚庆公司,气派的店面装修以及琳琅满目的婚纱吸引了不少的顾客。

  “子瀚,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婚礼上我一定要穿上最美的婚纱,做最美的新娘!”文文轻轻地依在子瀚的肩头柔柔地说。“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气派的婚礼。”子瀚说完文文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哎?街尾那里有一家婚纱店,好气派的装修,不过怎么开在这么清冷的地方?不过人还还不少呢,子瀚我们进去看看吧,说不定有适合的呢?”“好,一切都听你的。”子瀚温柔的说。不一会儿,子瀚和文文就牵着手走进了这家婚纱店。一进门一阵冷气袭遍全身。 “这里怎么这么冷啊!”“应该是夏天开空调了,不过这温度也太低了”“子瀚,你就忍忍吧,反正一会就挑完了。”“可我总感觉这里太奇怪了。”

  正当两人甜蜜的挑选着婚纱时他们的身后来了一位服务员:“您好…”“啊!”还没等服务员说完两人吓的叫了一声,往回退了几步。他们面前的这位服务员僵硬地微笑着,面色犹如白纸。“对不起,请问两位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服务员充满歉意地说。“稍等。”子瀚说完转头对文文说:“你不觉得这里很诡异吗?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僵硬。“哎呀,你就别疑神疑鬼了。”接着文文转头对服务员说:“有没有适合我的婚纱推荐一下吧。”“好的,请跟我来。”服务员说完带着两个人来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这里的一个柜台里放着一件华丽的婚纱。子瀚看到这件婚纱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恐,随即又平淡下来。文文激动地说:“哇!好美啊!快拿出来我试试。”文文迫不及待地换上了婚纱,走出了试衣间。“子瀚你看我美不美?”文文温柔地对子瀚说。可此时的子瀚的眼前却是另一个女人在穿着婚纱对他笑。一瞬间,那个女人的脸就消失了。“喂,子瀚你发什么呆!是不是我太美了?”“嗯嗯,是呀是呀。”子瀚连忙回答道。“那就这件了。”子瀚还待在那里,文文就已经付完钱拉着子瀚出了婚纱店。当他们走出去的那一刻,店员抖了一下冷冷地说:“我一定要让你们付出生命的代价!”

  “下面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当司仪说完后,两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但是文文的脸色开始微微泛白。婚礼结束了,在走下台的时候文文的脸已经无比苍白。子瀚着急的说:“文文,你没事吧?”“没事,就是头有点晕,我去休息一下。”文文扶着墙,慢慢走进了休息室一进门,文文便虚弱的倒在床上。

  时间一分分过去,婚宴也已经结束了,亲友都陆续的离开了宴厅中只剩下了文文的父母和子瀚。“我去叫……”“啊……”没等子瀚说完一声惨叫从休息室中传了出来。子瀚和文文母亲听到叫声急匆匆地跑到了休息室。一开门子瀚愣了一下就直接瘫软的坐在地上。文文依旧安静躺在床上,但是她的四肢和头都被砍了下来。躺在床上的文文是像拼图一样用她的肢体拼起来的,嘴角上扬,露出了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她的肢体上划了无数道深可见骨的刀痕。身上的婚纱早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诡异。

  文文的妈妈已经叫来了警察,此时的子瀚早已神志不清了,嘴里不断的念着:“放过我吧,我不是有意的……”听到子瀚说这句话,文文妈妈的脸瞬间暗了下来,嘴里嘀咕了一句:“难不成是她来报仇了?”

  一年前,子瀚就已经和雅兰订婚了,但是在结婚前子瀚又喜欢上了文文。文文的父母又和子瀚一样也是个有钱人。文文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子瀚。于是,在子瀚和雅兰结婚那天偷偷的把雅兰骗到了休息室。文文威胁雅兰让她离开子瀚。但是雅兰死活不同意,文文就拿出了匕首,把雅兰按在床上,然后不断的在雅兰的脸上身体上划。文文之前就在雅兰喝的红酒里下来药,所以雅兰便无法反抗。鲜血不断的从雅兰的身体中流出,染红了身上的婚纱。文文担心雅兰还会活过来就把雅兰的头砍了下来。由于婚宴结束,亲戚都走了可是雅兰却不知道去了哪,子瀚着急地寻找雅兰,当他找到休息室时,看到了文文砍下雅兰头颅的那一幕,身上的冷汗就直往外冒。文文趁机跟子瀚说了很多娶她的好处。子瀚经不住诱惑答应了文文。后来他们把雅兰的尸体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埋了。后来子瀚又偷偷的烧了雅兰穿的那件婚纱。文文的父母有钱有势,把雅兰的死压了下来。而雅兰婚礼上穿的婚纱就是文文穿的这件。当时文文被愤怒冲昏了头,没有注意雅兰穿的婚纱。去买婚纱时子瀚虽然认出了这件婚纱,但觉得只是凑巧,所以就没在意。可他们都没有看到婚纱的裙摆上还有一滴微不可查的血。

  警察带走了崩溃的子瀚,文文的母亲回了家为文文办了丧礼。经过一天子瀚的精神好了许多。在警察的审问下子瀚全部说了出来。

  子瀚在看守所过了一夜。第二天当警察带犯人时,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子瀚睁大双眼,里面的眼球都已经干瘪。 身上的血肉已经消失, 全身的皮肤变得枯黄紧紧的贴在骨头上,死的极惨。

  同时,在高速路上,文文的妈妈为了烧掉婚纱开车来到野外。就在她往后视镜看的那一刻,她看到后排的车座上坐着一个满脸刀痕和鲜血的女人瞬间失去了神智,车也失去了控制。雅兰冷冷地说:“害我的人都要死!”接着车就冲出了护栏,撞到了树上。由于车速太快,文文母亲的脖子撞断了,但是皮肉还是连着的,所以头是软软的搭在方向盘上,整张脸血肉模糊。就这样,两天之内,三个人诡异的死去。

  第三天,警察根据子瀚提供的线索找的了雅兰的尸体,她的家人给她举行了葬礼,她总算大仇得报,入土为安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