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琥珀3 > 详细内容

琥珀3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妳是我の明天  阅读:159 次  点赞:1 次  鄙视:5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琥珀3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意料之中,白玛动也不动,甚至连眼睛也没眨。

  “不吃……这个蛋糕很好吃的……..不吃?白玛?白玛?”一面唤她,一面如临大敌地靠近,还没等我将手靠近她颈中琥珀,那粒蜜色的宝石忽又微微一闪,一道黑光溢出,竟将整颗琥珀都染成了黑色!我蓦然记起石天水的猜测,环顾四周确信没有看见白珠的灵魂之类,才颤巍巍地发问:“白玛?你能看见你的姐姐吗?”

  白玛似乎没有听见,空洞的眼睛依旧死死盯着窗外。

  “白玛…..你的姐姐,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话语的尾音在寂静中缓缓飘落,白玛的瞳孔仿佛收缩了一下,却又仿佛是我的错觉。她僵硬的脖子艰难地向我转来,在我惊恐的注视下,又再次将视线移回窗口。

  ‘啪’的一声,蛋糕盒掉在地上。只不过才说了几句话,我便将近虚脱,疲惫地跌坐在病房靠门处的沙发中。疏落的阳光穿过病房的玻璃,无声无息落在白玛睫上,她虚无的瞳孔中漆黑一片,细细看去,竟有一种万念俱灰的错觉。

  来医院之前,石天水说要去白珠的墓地探个究竟,睡一觉过后,估计他也快回来了……心中这样想着,身体却困顿非常,慢慢阖上眼皮,沉入梦乡的我不曾留意,有轻微衣料拖过地面的沙沙声,伴随着生锈般咔咔的怪响。

  什么冰凉的东西环上脖颈,勒紧。

  我的呼吸缓缓停滞。

  啊……

  身体本能的想要呼救,然而干涩的喉咙却发不出声音。手脚如遭电击、使不上力气,神志向一片漆黑的水域沉去,努力想要睁开眼睛,上下眼睑却牢牢胶在一起。

  急速的下沉中,脚下黑暗的尽头,有蜜色的光芒星辰般闪烁。我仿佛透过薄薄的眼睑看见了一个少女,黑发云雾般遮蔽着天空。她睁开散发着神秘光芒的双眼,那眼睛里,只有松香味的液体不竭流动。

  以一个凄凉的姿势,永远沉睡在被禁锢的瞬间。

  我见过她,在医院的小山坡上,触摸到琥珀的时刻。

  她是……

  漫天的黑暗即将灭顶的一瞬,脖颈上的压力骤然消失。我借尸还魂般猛地挺起身子,脑袋撞在什么坚硬的物体上,撕心裂肺地咳嗽起来。

  脖子上火辣辣的疼痛,伸手一摸,竟有一排红肿的指印!

  我咬牙切齿望向病房中除我之外,仅剩的另一个人。她无神的双眼依旧死死盯着窗外,姿势从我睡着开始便从未变过。

  不是她?

  可房中并没有第三个人。

  寂静的走廊上远远传来脚步声,房门豁然大开,石天水无精打采地出现在门口 。

  我难得主动地迎了上去。

  “驴子,我刚才……咦,你的脖子怎么回事?”

  我控诉的眼神直指病床。

  “不可能。”石天水顺着我的眼神望去,大力摇头:“白玛脖子以下已经全部不能活动,连说话都困难,怎么可能有力气害你?”

  “我也想不通,可是,除了她还能有谁。”我的注意力随即被石天水手中装满符纸的袋子吸引,压低声音问:“你在白珠的墓地,查到什么没有?”

  “看不见幽灵,我就跟瞎子一样。”他汗颜地摇着辫子,我重重叹一口气,忽命令道:“你,帮我按住白玛的手脚。”

  “干什么?”

  “以防万一,帮我按住她。那条项链实在太过诡异,我不能任由它留在白玛身上。”我摩拳擦掌,脸上的神情丝毫不像说笑。石天水只怔忡了两秒钟,看看我,又看看我脖子上的指痕,二话不说向白玛扑了上去。

  白玛的身体随着病床狠狠一震,然而脸上的表情依旧不曾改变。我小心翼翼地伸手过去,在碰到那颗琥珀的刹那,流蜜的宝石中黑雾暴戾一闪,白玛忽然圆瞪双眼,竟一口向我手腕咬下!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