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诡事夜游 > 详细内容

诡事夜游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要你的所有  阅读:54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诡事夜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我不知道大家在生活中有没有遇到过什么是现在科学解释不了的奇怪事,但我却亲身体会过一回,现在写出来,就当是与大家分享吧。

  小时候,我家在湖北的一个小农村里,村子不大,但树木很多,而且村子的东南西北都有一块坟葬地,那里坟丘成片,有些是邻村的祖坟,有些是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的无碑荒坟。那时我跟所有八九岁的男孩子一样,跟着一群孩子各处疯玩,说是玩,其实就是捣乱,什么坏事都干。什么昨偷了别人菜园的青瓜和玉米啦,今又去哪家地里挖了红~薯,当然在当时都是算乖的,毕竟村子小,各家菜园都是轮着遭殃,最多是被抓了现行时被大人吼着吓唬一顿。不过八九岁的男孩,正是狗都嫌弃的年纪,大人那管的过来?而当时疯的最厉害的就是夏天暑假的时候,一群半大的孩子呼朋引伴的一起下水洗澡,打水仗能从水里打到岸上来。一块去溪里摸鱼虾,,一块拿弹弓射鸟,或者一群人全村躲迷藏,闹的整个村子都要鸡犬不宁,反正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玩具,一群孩子就是逮到吃的就祸害,逮到能玩的就玩。

  其实扯了这么多题外话,就是因为小时候太顽皮了,才引来这个离奇的事,以后我也就引以为戒,乖了不少。事情是这样的,那一天我又跟着一群人在村南的碾谷场的空地上玩游戏,游戏名字我现在忘了,就是用石头在地上画个阵,一群人分成两方,一方顺着画的线跑跑,一方就去拉的那种。那时候游戏玩的正激烈,我却突然想上厕所。因为厕所距离这个碾谷场有些远,所以我就直接跑去了谷场旁边的小树林里解决,虽然那个时候知道这林子里有坟丘,有些怕,但那时还是觉得玩重要,就选了个地,随意解决后就又跑去玩了。

  那天也其实玩的开心,晚上也累的早早的就睡了。半夜的时候,我就听到有人大门外喊我的名字,说我爸妈还在村南的田里忙农活,让我送手电过去照明。那时夏天农忙抢收,大人忙到夜里也是有的,而那声音模糊,我连男女都没有听出来,加上那时我家养的大黄在外面一直‘汪汪’的叫唤,引的全村的狗都叫了起来,吵的人心烦,当时睡的迷迷糊糊地我就随口应了一声,也没有去看几点钟,随便拿了件衣服穿上拿着手电就出了门,喝住了大黄后,我在门外也没有看到喊我的人,外面月光到是挺皎洁的,只是家家都已经熄了灯,现在又突然静的可怕,我就有些害怕起来,但不去又怕明天被我爸打,只好硬着头皮去田里找,不过我把柴房里的大黄给牵着一起壮胆。

  大黄平常就很黏我,看我牵着它的绳子,就会急不可耐的往外面冲,这次看我牵着它绳子,却反而带着我就往家里跑,我用力拉了几次,才把它拉住,摸了摸它头安抚住了会,才牵着大黄往村南去。

  村南就要经过那个碾谷场旁边,而一路上我牵着大黄几乎是用跑的去了我家的地里,路上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身后有人跟着一般令人恐怖,我更是头也不回的往前跑,只是等我气喘吁吁的跑到地里后却并没有看到人,我心里纳闷,拿手电四处照了一圈都没人,只能又开始往回走。这次我也跑不动了,就慢慢的牵着大黄走。而走着走着,我就发现了件奇怪的事。因为月光明亮,所以我和大黄的影子清清楚楚的映在了地上,可是在我的影子旁边,却还有个长长的,似人形的影子,就并排在我的影子旁边随着我的影子移动,就像有个人现在就站在我身后跟着我一般。

  我吓的站住了脚,一动也不敢动,那个影子也停了下来,我感觉有个人正站在我背后盯着我,这种感觉,令我头皮发麻,我握着手电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我猛的举起手电就往后照去,身后却什么都没有,路两边空旷的连棵大树都没有,就我一人傻傻的站在路中间。有鬼!当我的脑子里冒出这两个字时,身上的鸡皮疙瘩一下就起来了,我拉了拉大黄,大黄墨绿色泛光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我身后不远处看,我害怕的几乎哭出来,拔腿就往家的方向跑。

  当我一口气跑到村口时,我看到那个影子还在,就在我的影子旁立着,我跑它跟,我停它停,而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村里有家突然开了灯,我就像迷航的船看到了灯塔般冲了过去。那个老人开门让我进去,我进去坐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大黄还被我牵在手里。

  那个老人是村里的道士,不过一条腿残疾了好几年,一个人独局一间小房子,经常都不出门,所以我对着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就呆坐着,也不敢离开。直到老人的窗户有抹影子一闪而过,我才神色不安的看着沉默的老人。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但老人已经平静的开了口,神情有些严肃又带着感慨的表情对我说:“以后再急也别尿在别人坟头,今晚是气不过教训下你,已经走了,你也别怕。”

  我无声的点点头,也不知道说什么,神情倒是放松了不少。老人腿疾,我现在也不敢一个人离开,就在老人房间坐到了天明,等到了外面已经天已经亮了,我才牵着大黄离开。回到家,我妈已经起床,看到我牵着大黄回去,有些惊讶的问我一大早去哪了,我支吾的说睡不着出去跑了圈,我妈没有看到我手上的手电,也没有再细问,急匆匆的做早饭去了,我才松了口气。

  之后几日,日子如常,我提着的心才终于落了地,不过自那之后,我确实乖了不少,以后对那些荒坟也是敬而远之的态度,也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人不知,鬼知。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