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村鬼故事 > 夜深勿行 > 详细内容

夜深勿行

分享到:
关闭
作者:__那傷眞羙  阅读:192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夜深勿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今晚月黑风高,王军跟在他爸后面,打着手电筒去给隔壁村里一户死了老人的家里送礼,风吹打着竹林,使得今晚的氛围有点怪异。

  “爸,还有多久到啊?”王军本来正跟隔壁的几个小伙伴玩蟋蟀,却被刚喝了酒的老爸揪着耳朵就给拉了出来,这是心里面想的全是他的蟋蟀,愤愤不平。

  王军的爸爸没吱声,打着手电继续走着,王军也不敢再发出一点声响。风吹过父子二人,耳边仿佛传来一声一声的叹息,哀鸣着。

  “今晚的月亮怎么怪怪的?”王军抬起头,望着天上的时隐时现的月亮,没来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夏季的夜晚也有一丝凉意。

  “诶,爸等等我。”眨眼间的功夫,王军的爸爸已经走出一百米开外,乡下的房子基本都隔得比较远,大多数是农田和一些不知名的坟,没有碑文就是一个小土丘,所以乡下人走夜路也是比较害怕的,基本上都是叫上几个人才敢走夜路。

  王军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便加快了步伐,紧紧的跟了上去,这一段正是土坟最多的地方,也不知是哪一年的死人。

  说来也怪,不管王军怎么追,他离他爸的距离,始终保持在百来米的位置,刚开始王军还浑然不觉,只认为是他爸怕耽误了时间,可后来王军发现不对,他爸的身影越来越飘忽,便使出了吃奶的劲道,也追不上老爸。

  这时候,王军开始有点害怕了。生在农村,从小都听过不少鬼故事,自己莫非是遇上鬼了,想到这里,王军不禁打了个寒颤。

  一阵晚风吹过,不由身上一路,使王军不由更紧张几分。

  “爸,等等我”王军对着爸的身影大声喊道。

  可王军的爸爸不知道是故意没停下来,还是没听到。这可急坏了王军,胆子小的他这时候都快哭了,几乎是拖着哭腔喊道:“爸,你停下,等等我啊”

  王军的声音被淹没在了夜风中,夜更黑了,几只乌鸦的叫声划破了这寂静的夜空,没来由的有一丝凄凉的感觉。

  看着爸的身影淹没在黑夜中,王军坐在地上居然哭了起来,哭累了便慢慢的抽泣起来。

  就在这时“啪”的一声,王军的肩膀不知道被谁重重的啪了一下。这一下可是止住了王军的哭声,他还以为是爸回来接自己了,还有点窃喜。

  猛的抬头一看,却让他失望了“咦,这不是隔壁村的王老太吗?”

  王老太80来岁,平时身体可是硬朗得很,手里还拽着几把刚刚摘下的蔬菜。

  “军娃子,大半夜……的你……一个人在这里哭……啥呢?”王老太拖着怪异的声音问道。

  “没、没什么?”王军有点慌神道“刚玩蟋蟀,被我爸拖出来给人家送礼,也不知道哪家的老人过世了,这大半夜的送什么礼,我爸走前面去了,我怎么叫他都不等我,我害怕,所以……”王军开始支支吾吾的。

  “赫赫……”王老太的声音带着嘶哑,她看了看王军道“这样啊,我带……你去吧,是隔壁村的……一个老……人家死了,哎……”王老太的叹息,仿佛有说不尽的话语。

  就这样,王军跟着王老太,慢慢的踏上了这送礼之路。

  而另一边,王军的爸爸陈大柱,走了一会儿,回头一看,却没发现自己的儿子,不免有点生气“这孩子,又跑回去跟人家玩蟋蟀去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对于儿子的贪玩,王大柱也没少打,可是再怎么打也没把这孩子的习惯给改过来。

  死了人,晚上才送礼,这是这个小村的习俗,王大柱借着酒劲晃晃悠悠的走过几条小道,再过一个石桥就应该到了,耳边隐约已经传来了锁啦声。乡下死了人家,晚上都得吹吹打打,辛苦一辈子死了也热热闹闹的。

  “也不知道这次又是谁过世了”王大柱在心里嘟啷着,脚已经踏上了石桥。

  这座石桥有个奇怪的地方,你平衡和方向感再好,只要你闭着眼,是绝对走不过去的,曾经村里有几个小伙子打赌,不相信。结果闭上眼,就走到桥下去死了。老人家们说,抗战的时候,这桥上吊死过不少人,是冤魂在作祟。

  这座桥本来没有名字,从此之后,便有人叫它不归桥,听着就不吉利。

  王大柱也听说过这不归桥,借着酒劲,打着电筒,晃晃悠悠的就上了桥,月色越来越暗,已经快看不清路面了,王大柱的手电筒灯光也开始暗淡下来.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