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村鬼故事 > 黄河浮棺 > 详细内容

黄河浮棺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弃我去者,昨之不可留  阅读:12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黄河浮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木伢子一家住在离黄河不远的一个村庄里,住在村庄的人大都靠种地养家禽过日子,也有少数人靠做点别的养家糊口,比如木伢子的爷爷。他是个捞尸人,只要有人死在黄河里,他就会负责把尸体捞起来。木伢子爷爷的水性在村里是最好的,与黄河打了一辈子交道,黄河对于他来说,既神秘又恐怖,不是平常人能去打探明白的。

  进入村庄前的一块空地上,有一尊巨大的石龟像,来自于哪个年代的建造连村里现在最老的一辈也不知道。石龟被建筑在一块巨大的长方形石碑上,石碑被打造得棱角分明,整个呈一长方体,石碑的底下有一条巨大的铁链从地底伸出,从地底伸出的那一截铁链大约有两米,这两米铁链冲着黄河的方向又钻进了土里。村人说大概是黄河里有什么东西被拴在了铁链上,铁链又被铸造在这石碑里,才让那东西挣脱不得。

  这一个月以来,天空阴沉,每天都在下雨,雨不大,淅淅沥沥,雨水有淡淡的臭味,味道像死去多时的鱼发出的腐臭味。村人知道,一旦变天,怕是有什么大事发生,有去处的便搬离了这个村子,没去处的就留了下来,每天照样过日子。木伢子的爷爷在村里住了一辈子,也是头一次遇见这样连续下雨的天气,有臭味的雨水也是第一次闻到,他心中便有了不好的预感。木伢子爷爷拿出自己仅存的一点家当,让家人搬离这片地,可木伢子的父亲不同意,他是个木匠,没有传承他爹做捞尸人,对于黄河里发生的怪事也只是听说,并没亲眼见着,所以不同意搬走,一是没去处,而是重新安家也得要一笔不小的数目。木伢子爷爷虽然着急,也无可奈何,全当自己想多了,就当今年的秋雨下得长了点,也许过段日子雨就停了。

  雨没有停,还是一直下着,并且发出的死鱼臭味是越来越重,浓烈得让人闻着就反胃,村里的庄稼地也没有什么收成,喂养的家禽牲口也接而连三的死去。村人将村口铸造的那尊大龟像像神一样拜着,祈求上天别再下雨,再这样下去,这片地儿就呆不下活物了。石龟在这天地间呆了上千年,通了灵,对于人们的祈求却无能为力,它知道这片土地将要发生什么事,留下了悲伤的眼泪,泪水混合着雨水流下,人们便没有发现石龟在哭。

  一天夜里,村中传来铁链拖动的声音,仿佛有人牵着铁链穿行在村口直通黄河的道路上,一直往黄河方向而去,直到消失不见。第二天早上,雨停了,村人发现道路开了一条很深的口,里面的东西已经破土而出,这条口从那尊大龟像一直延伸到黄河那边。村人发现原本裸露在外的那两米大粗铁链已经断了,像是被什么力气大得惊人的东西给扯断了,石龟像已将裂开分成了两半,从龟头到龟尾裂着一条大口子。

  村人们吓坏了,跟着村中道路上裂开的那个大口一直跟到黄河边上,看见河上竟然飘着五具大木棺材。棺材都被村中那条铁链牵扯在一起,四具黑棺材成列在东南西北方,围着中间一具大红木棺材。棺材并不随着黄河水流动,仿佛被钉牢在河面上,除了随河水摆动,并不移动位置。木伢子爷爷听人说过,如果黄河里浮出什么不祥之物,定是要将它烧掉为好,否则,大难临头那是一个都跑不了。听人说很久很久以前黄河里打捞到了旱魃,结果造成赤地千里的惨状,后来将旱魃烧死干旱才消失。

  于是,木伢子爷爷把情况跟村里人一说,便领头招呼村人把棺材捞上来,人手不够的话就去别的村找人帮忙。木伢子爷爷豁出性命下了水,在水下找到了牵扯着棺材的大铁链子,可他一个人根本扯不动。见木伢子爷爷下河后没什么异常,有会水胆大的村人也下了河,跟木伢子爷爷一起抱着一截铁链上了案。村人们像拔河一样一人扯着一段铁链,除了小孩和年岁太大的人,其余村人全都参与了拉棺材,水下的人也推着棺材往岸边去,这才将五具棺材弄上了案。趁着现在没下雨,村人找来干柴火放在五具棺材边,点起了火堆。

  棺材又大又湿,根本着不了火。有人提议不如把棺材打开往里面放柴火,怕是烧得快些。这个提议有人同意有人反对,同意的人觉得是理,那样着的快,反对的人怕里面有什么妖物,若是放出来为害世间那可就遭了。

  天又下起了雨,死鱼臭味充斥着在场人们的鼻腔,最终,人们还是决定打开棺材,早烧早解决事儿。棺材同时被打开,人们看见四具黑棺材里装着半人半妖的怪物,他们都没穿衣服,身体上从头到脚都长着鱼鳞,他们没有手指,手掌像鱼的胸鳍,他们的嘴巴像鱼嘴,头上没有头发,都是秃子,从身体特征来看,分别是两男两女。红棺材里躺的竟然是一条大鱼和一个穿着素白衣裳的女人,大鱼差不多有一个成年大高个男人那么长,整个呈棕色,就像泥土的颜色,它横躺在棺材里,身上并没有腐烂的痕迹,鱼眼大睁着。而那个穿着白衣的女人脸色惨白无血色,虽然也是没有腐烂痕迹,但眼睛一瞟也能知道就是个死人。

  看够了热闹,村人往棺材里放着柴火,棺材的内部是干的,很快就着了起来,雨虽然越下越大,却不知怎的浇不灭这熊熊烈火。红棺材里的大鱼突然蹦出了棺材,它的身上已经被火烧得翻了皮,就像一条快要熟的烤鱼。它冲着村人喷出一大口黑气,离得近的人不幸被喷到立马倒了地。接着,大鱼几蹦几跳落进了黄河里。村人手忙脚乱地将晕倒的人抬回了村,剩下几个人看着棺材被烧为灰烬。黑棺材和红棺材都被烧得只剩一堆木炭,四具黑棺材里的非鱼非人一样的怪物和红棺材里的女人也被烧得只剩一堆人骨。木伢子爷爷便和剩下的村人一起将尸骨埋在了黄河边上,立了一块木碑,不管棺材里的东西是人是妖,死后不都讲究入土为安吗。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