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大体老师 > 详细内容

大体老师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没有节拍  阅读:127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大体老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我是个医学生,姑且叫我A吧。在很多医学生的课里面,人体解剖课都是必须的,网上有流传很多关于医院或者医学学校的鬼故事,我觉得很无稽。只是,我不愿意去看解剖课室里面,那一双双没有了灵魂的眼睛,很渗人。

  那天,到了上解剖课的时间,我顶着一股越来越浓,快要呛死人的福尔马林气味,走进课室。我们的桌椅后面,就有两个大银箱,那是用来装大体老师的,就是我们常说的尸体吧。除了这个,还有一个标本墙,有夭折的婴儿,有器官的标本,也有头颅被割成二分之一的标本…。

  我在想,他们会很痛很难受吧,躺在这么多福尔马林药水里面。到了实际操作的时候,老师要帮大体老师翻个身,好让我们看清楚背部的结构。老师掀开了遮住大体老师脸的布,我不自觉地就往脸上看,我庆幸地吁了一口气,因为大体老师的眼睛是闭着的。

  课上得差不多了,同学们也走得七七八八,正打算走得时候,老师却把我留下了,清洁整理好课室。看着银箱里面被摆放得凌乱的已经被锯开的四肢,我只好忍着恶心,把它们一一摆好在大体老师附近。当我把一只断臂摆到大体老师的头附近。

  突然我发现,布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下来,大体老师的脸被裸露着。我看向大体老师的脸,发现眼睛睁开了!森然的眼白,一直往上看的眼珠,放大的瞳孔,没有灵魂,就这样瞪着。

  我被吓得跌倒在地,想爬起来去找老师,但却在爬起来那瞬间看到了那眼珠子竟然看向了我,而且竟然有一丝求救的神情。我吓得不敢再看,直接跑出课室。

  后来,老师到了。大体老师的布仍然躺在他的脸上,掀开,眼睛依旧是安静地闭着,就像是他从来没有睁开过他那没有灵魂的眼睛,更没有求救般看着我。

  最近的我,不想睡不敢睡不能睡。因为一旦睡了,就会看到大体老师那双没有灵魂的眼睛一直在看着我,看着我。他似乎对于躺在一个充满福尔马林药水的箱子里很痛苦,想要我来解救他。我不敢,因为我害怕他那双一直睁得很大,但却几乎充斥着眼白的眼睛。

  没有睡到了安稳觉,心神不宁,让我接近了精神崩溃的边缘,我决定趁着晚上去解剖课室一趟,去跟他谈判为什么要一直纠缠我!

  虽然解剖楼一楼有人值班,很简单,就可以留上去三楼,我摸黑走着楼梯,发现解剖楼的夜晚格外安静,除了偶尔外面会传来一两声虫鸣,楼梯上挂着一两副关于捐赠遗体的故事,白天看起来很感恩,晚上却有些恐怖,他们怎么会猜到送来这里以后却要忍受我们的随意摆弄。而且,单靠捐赠的话,我们医学生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可以做操作的人体。

  唯一可能的,便是网上流传的,执行了死刑或者横死街头没有人来认领,然后卖给了医学院。除了一楼以外,其他楼层都没有灯光,我心惊胆战地走到了那间课室。进去以后,还是一股浓烈的福尔马林,我捂着鼻子,打开了那个银箱。在箱子末端,转起了转轴,把大体老师升了上来。“吱吱吱,吱吱吱”,转轴发出的声响让我心里更虚。

  我想逃,我后悔来这里了,我要回去!这种想法突然萌生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人类预知危险的条件反射。我已经打算把一切都恢复原貌再回去。正准备把转轴转下去时,我发现大体老师脸上的布,掉了下来。我立刻去把布捡起来,打算再盖上。

  熟悉的眼白,等待救赎的眼光,他,又睁开了眼睛。我又一次想逃跑,却发现被锯断的四肢此时就像活了一样,牢牢地抓住我的脚踝,不让我有离开的可能。我想喊救命,却发现喉咙里面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灌满了福尔马林。我转头看着他,他嘴角翘起,眼睛里充满了笑意和舒适。

  “你有没有听说A失踪了啊,好恐怖啊,那天晚上出去以后就没回来过了。”

  “她可能是发生什么不测了吧,或者跟哪个野男人跑了也不定!哈哈”

  “对哦,你真坏。”

  我静静地躺在箱子里面,无法动弹,嘴巴灌满了福尔马林,不,应该是我全身都被福尔马林泡着。箱子被打开了,外面一片光亮,我想睁开眼睛,却发现一片布把我蒙上了,实实地掩盖了我的脸。

  “哎,怎么这个大体老师变成女的了?”

  “管他呢,反正她就是要好好呆着这里被我们蹂躏。”

  这些我以前用来讽刺大体老师的话,一句不漏地落在我身上。你们这些讽刺我们的人!我一定会让你们尝尝躺在这里的滋味。布开始松动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