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诡异秘林 > 详细内容

诡异秘林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妳是我の明天  阅读:18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hx89.cn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诡异秘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校园的侧后方是一片偌大的树林,林中树木参天蔽日,常年透不进阳光,加上林子里有野猪出没,镇山的年轻人都不敢进入那片树林,只有一位护林的老人住在那片林子里。

  所有人都传说那位护林老人面相丑陋,瞎了一只眼睛,从来都不说话,好像是个哑巴。

  千叶独自抱着书,沿着学校唯一的教学楼走去。那样一个静谧而晴好的下午,干杨树的树叶在她的脚掌下沙沙作响。教学楼后面那一片神秘诡异的树林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是什么人?为什么独自呆在那一片树林里?),她深吸了一口气,仿佛看见那个老人正用恶狠狠的目光瞪着她。(他是什么人?)

  千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学校后面阴冷诡谲的树林,她像吸过毒一样朝树林走去,上身在粗糙的棉布衬衫下不安地蠕动着,此刻的树林像海妖的歌声充满了无穷的魅惑力。(我总是喜欢把自己逼上绝路。)她小声哼起了一首走调的童谣:“牵郎郎,拽弟弟,打碎瓦儿不着地……”

  她站在树林前面,探着头看了看眼前深不见底的黑暗,往里面走了几步,(调皮鬼,你最好马上滚出去!)风吹过树林,窸窣作响,仿佛一声狞笑,在警告她出去或者丧命。

  她端详着自己的影子,继续向前走去。外面射进来冷冰冰的光线。她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小心翼翼,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仿佛这里除了她还有别的什么东西,活的或者假装活着的,从哪个方向会随时伸出一双血淋淋的手掐住她的脖子。

  “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没什么。”千叶诅咒着,踢了一脚身边的大树,飞起的乌鸦聒噪得像个审判者。她害怕周围的任何一种声音,忍不住哭了起来。

  不知道走了多久,千叶的前面出现了一幢小木屋,她像发现了宝藏一样张大了眼睛,如痴如醉地向木屋走去,仿佛受到了某种外力的驱使,那个木屋里存在着只有她才能拯救的灵魂。

  于是她站在了木屋外面。

  她推开门,一间寒气逼人的空屋子,做工粗糙的小木桌,两个散发着腥臭味和草药味的木箱,墙上的大玻璃映出她面色苍白的身影。她伸出手,按在其中一个木箱上。(是的,那个东西就在这里,不管它是什么),于是她推开了那个箱子。

  箱子里面装了一个女人,似乎很久就死了,她浑身青紫、肿胀,充满草药水的肚皮凸出水面,她直愣愣地瞪着千叶,眼睛大而透明,像玻璃球一样,肩胛骨的地方有一道很深的裂痕,整个手臂仿佛跟身体脱离了关系。

  千叶倒吸了一口凉气,叫声没有从她口中溢出,回头跌进了她内心的黑暗深处,犹如柔软的躯体从高楼坠下。她踉踉跄跄地后退了一步,啪嗒一声摔在了碎石地上,也就在这时,老人出现在了门口,一根木锤,残缺不全的野猪,木锤在她身后砸了下来,她向前扑去,一股鲜血喷了出来。

  不偏不倚正好砸中了她的肩胛骨,她疼得直抽搐。突然千叶从麻木状态中清醒过来,迅速关上了那扇阻隔着她与老人的小木门,她笨拙地跪在地上,肿胀流血的肩膀又是一阵剧痛,“森西……”她啜泣着。老人又猛击了一锤,一块长长的木片从门上跳了出来。

  森西独自坐在门口,薄暮的阳光染上了火红色。突然他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把千叶独自留在学校,万一她遇到了麻烦,遇到了很糟糕的麻烦。他立即往学校跑去。鞋子在泥泞路上留下了一段脚印。

  千叶扶着墙站了起来,蹒跚着走到木箱旁。折断的肋骨戳着她的肉,疼得她呻吟不已。她疯狂地把木箱朝门边推去,木锤把门砸出了一个大洞,一只手伸了进来,摸索着插销。她一声呜咽,使命地抵住了墙。(给我滚出来!臭小子!给我滚出来挨揍!……贱货,我会找到你的!我会找到你的!你在挑拨我们两父子的关系,要好好教训你!……爸爸,我梦见你打我……珊迪……不——死了……你死了!你死了!)

  哗啦。哗啦。哗啦。纷飞的碎木片。叫喊声嘶哑而又疯狂,令人胆寒。千叶喘着气,恐慌地像只老鼠一样扑腾扑腾。

  (瑞格先生是个老兵,了不起的战斗英雄!)

  (瑞格先生从战场回来,瞎了一只眼睛,喝得乱醉如泥之后把家里砸了个稀巴烂。)

  (瑞格先生输掉了一笔大钱,企图勒死他全家)

  (瑞格先生用军刀砍死了他的妻子和刚刚放学回家的儿子。)

  千叶听到老人在门外歇斯底里,她逐渐明白了那个因为战争而被吞噬掉了的灵魂。知觉已经完全恢复了,剩下的只有疼痛和恐惧。她的嘴唇在颤抖,又忍不住啜泣起来,“森西,你快来啊!”

  老人怒吼一声,扯破喉咙的怒吼,那声音犹如利刃劈开了千叶的身体,然后——是的,千叶感觉到——门外是一片死寂,好长好长一段时间,她断断续续地抽泣着,捂着自己断裂的肋骨。

  她拖着脚步走到门边,这时从门洞里伸出来一只手,一只握着就无比温暖的手——森西的手,她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她的手臂仿佛伸出去了几公里,终于她推开了箱子,打开了门,看到了惶恐而温柔的森西,她全身一阵酥软,倒在森西的怀里。

  后来,一群人进来埋葬了老人的妻子跟孩子,森西说,他走到的时候,老人已经不见了,他去了哪里,是否还活着,他不知道,也许老人突然清醒了,离开了树林,也许受了伤遇见了野猪,人们再没有在树林里见过老人。

  她把一只胳膊搭在森西肩上,他们两人并排坐在学校山顶的台阶上,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她唱起了那首走调的童谣,“牵郎郎,拽弟弟,打碎瓦儿不着地……”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